第8章 作作更歡樂

小說︰深宮造作日常 作者︰兜沒糖
    雲綰容是不是真犯傻,只有她自己知道,但她十分清楚的知道現在自己在做什麼。

    短短一日雖然打听不到多少東西,但有一樣是人人心中有數的,那便是皇上並不熱衷于女色。

    正因此,後宮女子才比之先帝少了近數倍。而且宮中無人誕下龍嗣,皆因皇帝不常臨幸後宮。

    那究竟皇帝喜歡什麼樣的女子?人人都向賢妃看齊,畢竟那是如今皇上最寵的。

    說來也可笑,雲綰容當初以為賢妃的寵是極深的,其實不過是比其他妃嬪多見皇上幾次面,偶爾留宿。

    和一年半載沒見過皇上的相比,賢妃確實得“寵”。

    那麼問題來了,皇上究竟好哪口?

    雲綰容腦袋一轉,從白日瓜子事件中的到啟發。

    她不怕死的一句“謝皇上夸獎”,出乎意外地,齊琛沒有繼續追究。

    有些人就是賤啊,當所有人都順著他說話、小心謹慎唯命是從的時候,突然冒出個不走常規的,心就會奇怪,奇怪之後是好奇。對雲綰容好奇,那麼她就贏一籌。

    此刻,被雲綰容貼了標簽,賤賤的皇上十分不滿雲綰容的走神,第一次發現原來一個女人看著他,眼里卻沒有他的影子。

    于是,齊琛別扭了,怎麼都不肯順她意繞開話題。

    對就是繞開話題,此女子夠狡猾,居然想逃避他的問責!

    齊琛冷哼︰“雲才人,若不給朕一個合理說法,信不信朕治你欺君之罪!”

    “說法?”雲綰容柔柔笑了,︰“皇上,瓜子易上火,妾身見皇上日夜操勞肝火旺,特意備下雪梨羹。”

    不等齊琛質問,雲綰容就大聲道︰“含笑,快去把雪梨羹給皇上送來。”

    跪地的含笑如釋重負,听小主對皇上溫柔小意的聲音,以為小主終于懂得去討皇上歡心,道聲“是”急忙退下。

    含笑剛出來,就被高德忠攔住。

    只見高德忠低聲說︰“這位是含笑姑娘吧?”

    含笑點頭︰“高公公有何吩咐。”

    “你是雲才人身邊的人,雜家哪敢使喚。”高德忠小心瞅瞅里頭,說︰“皇上白日在御書房大發脾氣,此刻怕心情不爽利,你進去時讓雲小主切記小心伺候。”

    含笑頓時忐忑了,公公啊,你怎麼現在才說,皇上在小主身邊,話傳不了啊!

    “說句直白的,今日情況雖然糟糕,但未曾不是雲小主的好時機。只要小主把皇上脾氣捋順了,將來肯定有大造化。”高德忠越說越覺得有道理。

    如果雲才人受得住皇上的虐,未曾不是件好事。後宮的女子太柔弱,還沒有哪個經得住皇上時不時心血來潮的折騰的!

    可憐的雲綰容,在高德忠眼里成了倒霉的被虐者,時時刻刻處于水深火熱中。

    等含笑將雪梨羹送來,殿內僵持的氣氛終于緩解。

    齊琛撇了眼甜羹,覺得糊膩膩的一團也沒什麼好吃的。再看雲綰容淡定的小臉,心里不痛快了。

    于是,某人往軟榻一坐,順手一拉。

    雲綰容一聲驚呼,身子已經坐在齊琛的大腿上了。

    “別說朕不體貼你,雲才人吃了好些瓜子,更應該用雪梨羹敗火。”

    雲綰容錯楞間,齊琛已經奪來含笑手中甜羹,“ 當”一聲將湯匙扔在地上,整碗羹往雲綰容嘴里灌去。

    雲綰容往後躲閃,齊琛左手狠狠扣住她後腰︰“雲才人別躲啊,你可是朕第一個親手伺候的,是否倍感榮幸?”

    榮幸個毛啊!雲綰容被灌進來的雪梨羹嗆到,劇烈咳嗽起來,嘴里的羹噴了皇上一臉,順著嘴角流進脖頸。

    黏糊糊的東西落在臉上,齊琛頓時面色如霜,周身散發出森冷氣息。

    好你個雲綰容,看朕不治你!

    “好東西莫言浪費了。”齊琛陰陰說完,將碗中剩余粗魯地全倒進她口。

    甜羹順著雲綰容玉頸往下流,沾濕了衣裳,襯著不知是氣紅的還是嗆紅的臉蛋,分外嬌美。

    齊琛眼光暗下附身輕嗅,雪梨的清甜和女子的馨香,也沒想象中那般難聞。

    雲綰容此刻怒火中燒呢,你丫的想謀殺啊?士可殺不可辱,還要不要再瘋癲一點?!

    滿滿的火氣燒了頭腦,雲綰容猛地欺身上前死死抱住眼前人,灌滿甜羹的嘴逮住時機緊緊抓住齊琛反哺了回去!

    齊琛僵住,世間居然有如此生猛不知死活的女人!

    他伸手狠狠推開雲綰容,無奈後者鐵了心報復,任他怎麼扯身前人都會粘回去。

    “你……咳咳……雲才人,你好大的膽子!。”

    雲綰容圓滿了,看他白皙的臉嗆出暈紅,那份快感讓她膽子瞬間漲了。

    不反撲永遠只會被凌虐啊,雲綰容終于在齊琛身上明白這個道理。

    高德忠听到皇上怒罵雲才人,偷偷往里瞥。

    不得了了,皇上居然被壓了,雲才人,前途大大的有!

    齊琛驚怒,反天了!

    只听一聲驚呼,方才還在上方N瑟的某人已經被反壓。

    “皇上……”雲綰容呼道。

    “雲才人如此迫不及待,朕倒是小瞧了。”齊琛惡狠狠地反擊。

    “含笑!”雲綰容大驚。

    “朕辦事誰敢不退下。”齊琛咬牙切齒。

    齊琛從來不為難自己,雲綰容的不順從全成了挑逗。

    從皇上突然造訪熙華宮,雲綰容就知道不是說話聊天這麼簡單。但當男女之事擺在跟前時,毫無經驗的閨中女子都會忐忑。

    雲綰容深呼吸,事兒鬧大了。她遲早要經這一遭,要想在後宮佔據一席之地,先把這位爺伺候舒服再說。

    剛想完雲綰容又覺得好笑,在此之前自己還一直惹火試探對方的底線,十年河東十年河西,轉眼就要討好人!

    皇上肯定會認為她在作,肯定的!

    喜歡六宮盛寵︰庶女為後請大家收藏︰()六宮盛寵︰庶女為後青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我們是簡體版與繁體版相結合的全本書屋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