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蛋疼的賞賜

小說︰深宮造作日常 作者︰兜沒糖
    一上午下來,雲綰容渾身累乏,應付後宮這群不好相與的女人已經費盡心神,再加上皇上時不時的抽風找茬,雲綰容神經都要抽筋了。

    好不容易回到熙華宮,雲綰容卻覺得殿內整個氣氛都不對。

    宮女太監小心翼翼的跟她請安,好像有吃人的東西在眼前似的。

    見到含笑,那丫頭更是憂心忡忡的瞅她。

    這是怎麼了?

    等了半日的高德忠見雲綰容終于回來了,頓時松了口氣。

    皇上那怪脾氣,小小差事耽擱這麼久,再不回去削腦袋都有他的份了!

    “雲小主,皇上讓咱家給您送賞賜來了。”高德忠一揮手,後面小太監機靈地托著托盤上前。

    雲綰容側首一看。

    “……”

    賞賜啊!這種時候她應該感恩戴德的對不對?應該謝旨隆恩的對不對?為毛她一點都不想說!

    賞賜不是應該華麗麗迷人眼的麼?沒有位分也就算了,金銀珠寶老娘也中意啊,但誰來告訴她只有小半碟瓜子是什麼狀況?!

    昨晚她把皇上服侍得爽歪歪的,那貨只給她一碟瓜米???

    高德忠見雲綰容瞪直眼見鬼似的表情,尷尬地咳一聲︰“雲小主,皇上交代,先把藥喝了吧。”

    皇上喲皇上,老奴還是今日才知道原來賞賜可以這般寒磣啊。這點小東西還要咱家親自送,您究竟是什麼意思呢。

    掃一眼大氣不敢出的宮女太監們,雲綰容好氣又好笑,敢情他們都怕自己回來見到這個會發作,才害怕成這樣的?

    “辛苦高公公走一趟了。”高公公一跑腿的她也沒必要為難,在他面前喝完藥,腦子有忍不住想一碗底扣在皇上那廝臉上的沖動,堪堪冷靜將碗放了回去。

    高德忠看著見底的瓷碗,笑意迎上眼底。雲才人夠聰明,怪不得皇上惦記著。

    “想來雲小主也累了,老奴先行告退,這小碟瓜子,還請雲小主稍後慢慢品嘗。”

    雲綰容讓金縷送上荷包,親自送他出去,高德忠連連擺手說不敢。

    含笑轉身取來蜜餞,憂心說︰“小主這般久才回來,沒事吧?方才的藥您怎麼看都不看下就……”

    雲綰容吃了蜜餞,喚金縷過來給她更衣,才說︰“左右不過是避子的湯藥,本小主也暫時不想懷上了。”

    含笑沉默,見主子避開第一個問題,也不好追問,幫雲綰容卸下珠釵。

    雲綰容整理妥當又用了點心,見到擱在桌前的瓜子隨手抓了把,毫無形象地歪在軟榻上磕起來。

    含笑欲言又止,沉默一會幽幽來了句︰“小主,要是皇上今晚來找瓜子怎麼辦……”

    雲綰容手一抖,心肝脾肺腎都疼了,想起齊琛的抽風屬性,還真有可能。

    得,什麼玩意,這下吃都不敢吃了!

    忽而雲綰容又想到什麼,眉眼一挑,笑盈盈地換來外頭的金縷︰“今早大姐還說起賞賜呢,金縷,將東西送去儀安宮。”別說當妹妹的不惦記你。

    金縷眼楮一亮,沒想到小主會放她去大小姐那,強壓住喜悅領著差事出去了。

    望著金縷消失的背影,含笑郁悶了︰“小主明知道金縷是夫人的人,還放心她過去?”

    雲綰容笑著搖搖頭︰“這些時日你還沒看清?金縷雖有點小計謀,但做事沉不住氣,很快就會栽跟斗。”

    含笑想想剛才金縷暗自喜悅還以為隱藏的很好的樣子,也明白了主子的意思。

    “往後你用心觀察底下人做事,干淨衷心的,不妨提她上來。”

    含笑知道小主是想培養能接手金縷的心腹,不敢疏忽︰“小主,依奴婢看,小滿倒是個來歷清白的,而……”

    她往外瞥一眼,沒看到檀青,才輕聲說︰“而檀青,奴婢瞧著不簡單,今早送駕時皇上問她話,她對小姐似乎探查得挺清楚呢。”

    與自己利益不相干的,沒事誰會揪著問小主以前的丫環有哪些啊?她從來沒在宮中提起過含玉,那就剩下金縷了,檀青打听的事也恁多了點。

    雲綰容眉頭輕蹙,想起檀青今日的舉動不像大惡之人,她真是皇上的人?

    “你去打听打听,除了熙華宮,新進的才人里還有誰的宮女是從乾和宮出來的。”

    “奴婢明白。”

    而此刻,齊琛早朝結束後,直奔御書房批案去了。

    見到高德忠回來,齊琛掀掀眼皮漫不經心問︰“喝了?”

    高德忠不敢含糊,回道︰“回皇上,老奴親眼看著雲才人喝下的。”

    齊琛一目十行審閱奏章,隨手用朱砂筆畫幾畫,啪的扔在批復完的堆里,說︰“賞賜呢?”

    高德忠汗顏,皇上,那點東西你也好意思叫賞賜?

    但腹誹歸腹誹,給他一萬個膽子他都不敢說出口。

    只見高德忠換上副笑臉,掂量著說︰“回皇上,老奴瞧著雲才人當時挺驚訝的。”

    齊琛終于從奏章里抬頭,看著高德忠不作聲。

    高德忠心肝一抖被盯出身冷汗,皇上,老奴沒說錯話吧?沒惹您這尊大佛吧?不會又想著把我拍成泥吧?!

    “高德忠,你笑得真難看!”

    高德忠瞬間如萬箭穿心捂著流血的心口,皇上,老奴這張臉污了您的眼,對不住!

    高德忠每日過得都是蛋疼的,昨日剛被嫌胖,今日又被嫌丑,一顆心千瘡百孔挖涼挖涼的。

    徒弟王保全投來個節哀的眼神,師父挺住!往日您揍完徒弟我後常說打是親罵是愛,皇上一定是愛你的!

    等等……為什麼好像哪里不對?

    恰在此時,門外侍衛稟告。

    “稟皇上,太後求見。”

    齊琛目光一暗,諷聲道︰“太後大駕光臨,用得著求?”

    “皇上!”太後沉著張臉呵斥,還當真自個進來了。

    “高德忠,外頭的侍衛全給朕換了。”

    齊琛悠悠話音剛落,太後臉色又黑了幾分。前面剛放她進來,後面立馬撤掉人家,不是擺明說她這個太後不得君心麼?

    皇上是在落她面子!

    “皇上,先帝沒教過你凡事三思而行?”太後不悅︰“皇上也該收收性子,宮女侍衛一撥撥的換,像什麼樣!”

    齊琛不怒反笑︰“母後英明,此話父皇還真沒教過朕,但父皇好像說了,御書房不是人人都能踏足。”

    太後面色僵了一下,闖進御書房確實不是後宮中人該為,但她氣不過啊!

    “皇上,哀家有話,不知當不當講。”太後忍怒盡量平聲靜氣說。

    “不當講那就別講了。”齊琛無所謂。

    太後一噎,好不容易忍下的氣卡在喉嚨,胸火怒燒險些吐血。

    喜歡六宮盛寵︰庶女為後請大家收藏︰()六宮盛寵︰庶女為後青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我們是簡體版與繁體版相結合的全本書屋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