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徐昭儀的請求

小說︰深宮造作日常 作者︰兜沒糖
    “姐姐有話好好說,這是怎麼了?”

    雲綰容上前將她扶起,孰料徐昭儀不肯起來,一張臉梨花帶雨苦苦哀求︰“雲妹妹,我知道你我之間沒有交情,但我實在沒法子了……”

    雲綰容無奈︰“姐姐你這不是在為難妹妹嗎,妹妹小小才人擔不起你這一跪,要是外人看見了,妹妹豈不是落人話柄。”

    徐昭儀恍然清醒,順著雲綰容的手站起,泣淚道︰“是我考慮不周,我給妹妹道不是了。”

    說罷行了歉禮。

    雲綰容想不明白自己如今身份地位如何擔得起救她父親的重任,而且你父親是誰,她也不知道啊!

    “姐姐快坐,有事慢慢說,妹妹听得迷糊了呢。”來者是客,不管徐昭儀是來找茬還是真的有所求,表面功夫雲綰容都必須做好,不能落人口舌︰“含笑,上茶。”

    徐昭儀喝了茶,才慢慢平靜下來,掏出帕子拭干眼淚,說︰“我知道今日來得唐突,但事關家父,姐姐唯有厚著臉皮四處求人。”

    雲綰容突然醒起昨日皇上過來時的情緒,難道是徐昭儀的父親給皇上惹毛了?最近朝廷似乎人人自危,雖然她還不知緣由,但肯定沒好事!

    皇上心情不好找她來發泄。

    徐昭儀她老子出事了人就到她面前求幫忙。

    自己安安靜靜呆在熙華宮,外頭的事跟我半毛錢關系啊?摔!

    雲綰容覺得自己的忍功又更上一層樓了,此刻居然還能滿目關切笑臉迎人︰“姐姐你也知道,妹妹是雲家庶出說不上話,如今只是小小才人,怎麼幫的了你?”

    徐昭儀面露苦色,不像作假︰“不管成與不成,我終歸要盡全力,才能無愧于心不是?”

    雲綰容微微動容,看樣子徐昭儀在求自己之前還找過別人,恐怕都沒結果,最後才求到熙華宮來?

    徐昭儀忍住淚,將事情緣由一一道來︰“我父親乃池州太守,在任兩年有余眼見將滿三年要回京述職了,但不想被人冤枉貪贓枉法。”

    雲綰容心想,怪不得沒人願幫你啊。當官的哪個敢說自己兩袖清風半分民脂不沾,後宮女子身上系著的是整個家族,誰願意輕易涉這趟渾水。而且看前朝人心惶惶的樣子,估計皇上是打算嚴查的。

    “家父為人,當女兒的還不知道嗎。”徐昭儀說著說著又流淚了︰“父親雖然愛財但膽子不大,怎麼敢做出貪污十萬白銀的事。”

    十萬白銀啊,雲綰容驚住,那是什麼概念?把這罪名扣下來也只有抄家處斬了。

    “既然你說你父親冤枉,為何不拿出證據送去刑部?”雲綰容道。

    “我不過區區女子,自從進了宮再沒回過家,能去哪里找?”徐昭儀悲傷過後又是憤然︰“況且父親被冤,就算證據找出來了,恐怕還沒送到刑部就被毀了。”

    雲綰容了然,徐昭儀的話不無道理。若真如她所說,徐大人是被冤枉的,事情又被捅到皇上面前去了,那使計之人肯定會毀尸滅跡收拾的干干淨淨。

    “姐姐心急妹妹能理解,但妹妹也幫不上你什麼。”雲綰容攤手,徐昭儀位分比她高都沒辦法,她又沒開金手指,有什麼辦法。

    徐昭儀長吸一口氣,終于說出今日過來最想說的話︰“我想求妹妹,在皇上面前幫我提提此事。”

    雲綰容深深看她一眼,見她繃緊面容很是緊張,就怕自己想都不想開口拒絕了。

    但雲綰容也有自己無奈之處啊︰“只怕姐姐高估妹妹在皇上心里的位置了。”她隨手指向擱在桌上的兩本書道︰“你看看,古往今來你見過哪個得寵的妃嬪被賞女誡女訓的嗎?沒準皇上實在赤果果地表示自己的不滿呢。”

    徐昭儀眼神暗了幾分。

    雲才人說的沒錯,但自己該求的人都求過了,就差扒著皇上的大腿述說冤情。

    她往日與皇後走得最近,但事情一開口,皇後態度曖昧,她知道皇後不願幫她。

    她找太後,但宮女告訴她太後在參佛不見人。

    她找許才人,想著許才人怎麼都是太後親人,沒準會在太後面前幫她說幾句話。但許才人這些天一直躲在蘭頤殿不出門,自己不能硬闖。

    想起賢妃那得意猖狂一副看她怎麼死的模樣,她只能咬恨暗忍。

    六宮之大,居然找不出到半條出路!徐昭儀整個人神色暗淡下來,瞧不見方才的活氣。

    雲綰容抿抿嘴︰“姐姐不必心死,沒準案情柳暗花明又有轉機呢。”

    徐昭儀怔了怔。

    “金縷,送徐姐姐回去吧。”雲綰容喚來金縷,將人送了回去。

    見人走遠,含笑才擔憂地說話︰“小主,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何苦幫她?”

    “誰說吃力不討好了?誰又說要幫她了?”雲綰容垂下眼臉,靜靜地喝了口茶。

    含笑回想一下剛才小主的話,好像也沒說會幫忙。唉……小主自從進了宮,越發琢磨不透了。

    轉眼又到晚上,雲綰容想著皇上連續兩日來熙華宮,今日應該會去別處,就自個用膳沐浴了。

    她靠在軟塌上,金縷為她擦拭著濕發,透過窗外可見夜色寂靜。

    “小主,今晚皇上不過來嗎?”金縷問。

    雲綰容的注意力一直在自己手指甲上,正吐槽皇上那日來的不是時候,害她指甲沒染好了,便漫不經心地說︰“怎麼,你就這麼想皇上過來?”

    “那當然啊。”金縷腦里浮過皇上威儀的樣子,擦拭的動作放緩幾分︰“奴婢也沒打听到公公到別的宮殿傳報呢,沒準皇上還會過來?”

    “皇上自個在乾和宮不行嗎?”

    雲綰容淡淡地反問一句,語氣清冷。金縷滯住,不敢再說。

    “好了,你下去吧,本小主要歇息了。”

    金縷喏喏退下,走到半路偷偷回頭看一眼。只見雲綰容整個人籠罩在昏黃朦朧的光下,長長的睫毛被燭火映照,在眼底投下一抹淺影。

    夜風從窗口吹進,青絲輕舞,平添幾分恬靜安寧。

    像感受到她偷看般,雲綰容倏然抬頭,一雙眼楮映著燭光幽幽,晦暗不明地直直看向她。金縷渾身發寒,慌忙低頭離開。

    喜歡六宮盛寵︰庶女為後請大家收藏︰()六宮盛寵︰庶女為後青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我們是簡體版與繁體版相結合的全本書屋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