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大寒之物

小說︰深宮造作日常 作者︰兜沒糖
    寒香一听,失落二字寫在臉上,但是她家主子求人,不管雲小主說的是真是假,她都沒有質問的道理。

    她正想告退,卻听雲綰容突然開口︰“不過本小主將知道的說出來,也不算是打听。你回去跟徐姐姐說,徐大人一案確有冤情,怕要為難徐大人在牢中多呆幾日。”

    寒香眼中迸發出驚人亮光,激動道︰“雲小主,果真如此?”

    只要人沒事,在牢獄多等幾天又有何妨?

    “皇上的意思,估摸是這樣。”雲綰容說著說著,突然想起皇上後面那句話︰徐晁之事別想打听,你那好姐姐敢再使ど蛾子……

    雲綰容猛地心中發寒,難道皇上說的不是雲君柔為難她一事,而是參與到徐晁一案之中了?!

    雲君柔在謀劃著什麼?是雲書縝的意思還是雲君柔自把自為?怪不得皇上昨夜探她的口風,原來根由在這里!

    寒香見雲綰容兀自出神,她听到老爺無事的好消息急不可耐地想回去告訴自家主子,欲出聲告退。

    震驚中回神的雲綰容沒忘正事,將東西拿過來交給寒香︰“我與徐姐姐交情不深,但本小主信得過她為人。今日我告知你徐大人的狀況,也希望徐姐姐幫我做件事。”

    寒香目光落在茶杯上,面露正色。她不怕雲小主有所求,有求才好啊,今日她賣了自己主子天大的人情,如果不提要求,那麼自家主子欠著她的。

    後宮中,你來我往算明賬,比暗地里耍陰私的好多了。

    寒香是個拎得清的,當下便問︰“雲小主想做什麼?奴婢定將事情原原本本轉告主子。”

    “也不是什麼難事,你讓徐姐姐找信得過的太醫問問,這藥汁有沒問題。”

    寒香應下,端起小巧的杯子,寬袖一擋告退了。

    事實證明雲綰容並沒有多想,晚膳時分,柔福宮那邊派來個不起眼的宮女,將消息送到雲綰容手上。

    藥方原本並無大礙,但有一味叫石膏的,用量稍多。至于是有意還是無心,不得而知。

    石膏,大寒之物,虛寒癥禁服,脾胃虛寒及血虛者慎服。

    雲綰容腦子浮現起醫書中的這麼一句話,倒抽一口冷氣。

    “含笑,記得賞賜里有幾本書?你拿過來給我看看。”

    含笑不知道那陌生的宮女跟小主說了什麼,但看小主繃住一晚上的表情,不敢胡亂問話,依言取來書卷。

    書有四本,一本是國志風情,一本是詩詞歌賦,一本是才子佳人的話本,還有一本名《本草集注》。

    估計皇上也不知道雲綰容喜歡哪種,所以一樣取一本賞下,可能是他還記得之前雲綰容跟他要過書。

    雲綰容不懂醫,也不懂政,雲陳氏從小就按照附和風雅以色侍人討男人歡心的道來教她,但雲綰容有別人所不知的能耐。

    只要是認認真真揣摩,有心記的,雲綰容都能記住。當初她向齊琛提出要書當消遣,如今是為了自己在這步步吃人的後宮中活得更久。

    就算領會不透真髓,記住皮毛也是好的。

    這廂的雲綰容攥著本書看得入迷,坤和宮那邊動靜也不小。

    皇後听采桑將事情一一回稟後,原本還不覺得有什麼,畢竟後宮的女人都精得要死,沒人願意喝來歷不明的藥可以理解,但她越听越覺得不對勁。

    “采桑,皇上真的留藥了?”

    “是的娘娘,奴婢過去看過聞過,苦溜溜的確實是藥汁味。”

    “那後來請的太醫是為何,本宮不至于笨到青天白日地送碗毒藥去罷?”皇後眉頭死死擰著,她要想弄死一個人,至于用如此低劣的手段?

    “奴婢也不知那雲小主怎麼想的,況且送去各宮小主的藥都是扶桑親手煎熬,奴婢再端過去,不曾假借人手。”采桑覺得是雲美人才多疑了。

    “扶桑那丫頭在哪里?”

    “方才在跟著福嬤嬤學針線呢,應該就在外頭。”采桑上前給皇後扇扇,說︰“奴婢覺得,這位雲小主的做法是不是太張揚了,明個兒宮中都不知會起什麼謠言呢。”

    皇後可還沒失去理性,分析道︰“不是說雲美人進宮前就一直是乖戾的性子?如今有皇帝寵幸,再囂張都可以理解,如今她每日窩在熙華宮不惹事,規規矩矩的來請安已經是極好的了。”

    采桑癟嘴,主子您是皇後,憑什麼放低身段去理解她一個小小美人。不過如今皇後無寵,許多話采桑不敢說。

    就在這是,福嬤嬤匆匆忙忙地進來了,臉色嚴肅似乎出了什麼事。

    福嬤嬤一來就找個由頭讓采桑下去,然後到皇後身邊,耳語道︰“娘娘,不好了,徐昭儀方才派人來說,您給雲美人送的藥出了問題。”

    皇後一驚︰“怎麼回事?”

    “皇後可記得徐太醫?”見皇後點頭,福嬤嬤接著說︰“就是徐太醫驗出來的,皇後您送的藥恐怕被動過手腳,里頭加了味石膏,用量還不少呢!”

    “石膏?可有毒?”皇後掩飾住心底的一絲緊張,更多的是憤怒,居然有人敢在她眼皮第下動手腳,還把不把她這個皇後放在眼里!

    “無毒。”福嬤嬤見皇後似乎松了口氣,心中更忐忑︰“但石膏是大寒之物啊,虛寒的女子輕易用不得。寒涼藥物本就少用石膏,何況是過量的!”

    皇後想通其中關聯,剛松下的氣一下子又提上來,雙目怒瞪,生生將桌邊的杯盞給摔了︰“是何人這般放肆,給本宮細細地查!”

    若不是徐昭儀送來口信,恐怕她到現在都不知道,將來雲美人出了什麼事,百口莫辯的就是她!

    想到這里,皇後問︰“雲美人怎麼會找徐昭儀幫忙,兩人認識?”

    福嬤嬤猜測,恐怕是徐昭儀在雲美人那得知徐大人的什麼消息,才幫雲美人一把。但皇後之前是拒絕為徐昭儀在皇上面前求情的,她不好細說這個,于是掂量著說︰“皇上連續三日歇在熙華宮,恐怕透露了關于徐大人的消息,沒準雲美人拿這事跟徐昭儀說了呢。”

    這樣就可以解釋不相干的兩人為何會有牽扯了,徐昭儀是皇後這邊的人,皇後沒想著為難她,倒重新估摸起雲綰容的份量。

    福嬤嬤一見皇後又動心思,趕緊勸道︰“娘娘,此事說到底是坤和宮這邊出了差錯,雲美人千萬動不得。如今您第一要緊的,不僅是要找到嫁禍之人,更重要的是重得皇上的心啊,明日便是十五了!”

    喜歡六宮盛寵︰庶女為後請大家收藏︰()六宮盛寵︰庶女為後青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我們是簡體版與繁體版相結合的全本書屋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