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蛋疼的雲美人

小說︰深宮造作日常 作者︰兜沒糖
    如果賢妃打壓余才人,皇上不會多看一眼。從小在陰謀詭計中長大的皇上,認為沒點能力和手段還敢在宮中混的人不如早死早投胎。

    沒本事想讓朕罩著?朕公務繁忙還想朕時時刻刻惦記你照顧你替你出頭?開什麼玩笑!

    所以說後宮中的你爭我斗,皇上是不管的,只要不要冒犯了他的底線,就由著她們折騰。

    但齊琛今日心情不好,賢妃派人相邀只會讓他更煩躁,當場龍顏大怒發作了。

    疏影一看,知道事兒不成,慘白慘白著臉狼狽離開。

    不說賢妃見疏影沒請來皇上是如何的懊惱,光說西殿這邊。

    余才人內心掙扎,既想著賢妃如果把皇上請走那她可以暫時松口氣,又想著如果皇上真走了自己肯定成為後宮笑話。

    余才人矛盾的心理表現在臉上,齊琛見此更沒耐心,想著直奔主題對余太傅也算個交代。

    齊琛直步往內去,余才人提心吊膽遠遠跟上。

    “過來!”齊琛皺眉呵了聲,張開手等著她更衣。

    余才人緊緊抿住唇,不敢違抗聖令。她伸手探上皇上腰間衣帶,觸電般猛地收回來,連嘴唇都微微顫抖。她一閉眼,哆哆嗦嗦地解開。

    齊琛被她不清不願的樣子氣到了,既然不願意就別進宮啊,進了宮又何必擺出副情非得已的姿態!

    他直接拉過余才人。

    余才人被嚇得臉色死灰,想起往日少女情懷,又想到如今的身不由已,她認命般閉上眼,眼淚唰唰地留了下來。

    齊琛覆身上去,剛伸手就感到身下人僵硬的身子,說什麼溫香軟玉,他只覺得眼前人身子冰冷、僵硬如石。

    再一抬眼,看到余才人滿臉淚痕,直道晦氣!

    齊琛原本就淡的念頭這下消失得一干二淨,男女之事圖的就是個你情我願,頂了他才人的名號便是他的妾,如今一副忠貞不屈的表情做給誰看!

    “既然不願意,朕也不勉強你。”齊琛目如寒冰起身離榻︰“只是你給朕想明白了,朕從來只給人一次機會!”

    余才人瑟瑟發抖,理智告訴她此時應該起身拉回皇上,委曲求全,但那聲“妾身願意”卻怎麼都說不出口。

    沒等到答案,齊琛嗤聲一笑,整整衣裳大步離去。

    余才人緩緩地睜眼望向殿外,听到高德忠那聲“擺駕熙華宮”,心口居然是輕松的。

    余才人的貼身宮女朱兒巧巧匆忙進來,見小主衣裳凌亂面無血色的模樣,忍不住落淚︰“小主……”

    “沒事的。”余才人心中苦澀,卻不忘安慰自小一塊長得的兩丫頭。

    去熙華宮的路上,高德忠萬分的不解啊,為什麼皇上每次不痛快了就喜歡去熙華宮,難道雲美人有出氣筒特質?高德忠為不什麼都還不知道的雲美人默哀。

    許多宮殿都熄燈了,熙華宮倒意外地燈火通明。夜風習習帶來花香,高德忠借著宮燈燭火環顧四周,只見熙華宮不知何時在路邊移栽上鮮花,偶爾瞧見帶光的蟲兒在花木間飛繞,別具意境。

    高德忠驚訝,一段時間不來,熙華宮倒越發有生機了。

    正想通報,皇帝大手一揮,高德忠把話全咽回肚子。好吧,偷窺乃皇上人生一大癖好,他們乖乖地在外頭把風吧。

    含笑剛把小主換下的衣裳抱出來,比劃了幾下髒衣裳,怨念地想以後晚上不能讓小主再多吃了,衣裳才做多久,小主居然說穿著緊……

    她自顧想著是不是該把剩下的吃食偷偷毀尸滅跡,沒留神眼前冒出個人,險些撞上了!

    含笑一抬頭,人都嚇傻了,膝蓋一抖自發跪下。

    齊琛瞥了含笑一眼,面無表情道︰“雲美人歇息了?”

    “沒……”含笑剛說完,頓時糾結了。小主沒歇息,但……

    齊琛目光在含笑手中衣裳掠過,不聲不響進去了。

    含笑愣愣的,看皇上剛才火辣辣的眼神,傻傻地感覺有點不對。

    比起富麗堂皇的永福宮,熙華宮的主殿不算大,雲綰容所居的側殿又小了幾分。

    方才雲綰容讓宮女添了熱水,正隔著屏風洗浴。她不喜歡洗浴時身邊有人,換下衣裳後上含笑出去了,全身泡在暖乎乎的溫水中,壓根不知道殿外的事情。

    縈繞的水霧將浴桶中人包裹,水里添了薄荷葉,這是雲綰容突發奇想弄來的,夏日炎炎聞著薄荷全身舒爽。

    可能老天都見不慣雲綰容自在,正當她覺得渾身毛孔舒服得張開時,總感覺後背有東西盯著。

    啥玩意偷窺她洗澡?

    雲綰容嬌軀一凜,機警地轉身掃視,結果什麼都沒有。

    雲綰容眨巴眨巴眼,自己想多了?

    齊琛隱約地看到屏風後女子身影,沒想到自己看個影子都能看的入迷,眉心一皺,對自己的失神頗為懊惱。

    “雲美人,洗個澡都搔首弄姿的,又是嬤嬤教的?”齊琛踱步而出,目光肆意。

    雲綰容瞬間僵住,艾瑪,她怎麼忘了還有皇帝這種能隨意進出的生物?

    她瞅了瞅放在胸上的手,被齊琛嘲笑的語氣刺激得腦袋嗡嗡響,沒好氣反問︰“皇上,你洗澡不用搓身?”

    敢情你洗澡都是整個人進去濕了身就出來?我洗洗自己的胸怎麼了!

    齊琛鳳眸一眯︰“雲美人,敢這般跟朕說話!”

    齊琛的語氣陰森帶冷,雲綰容敏感地感覺不對,想起含笑說這人去了余才人那的,出現在熙華宮是什麼節奏?

    難道美人無心歡好所以惱羞成怒了?

    也不對啊,你怒歸怒,跑到熙華宮沖她怒是什麼意思啊?

    雲綰容蛋疼了,她上輩子是不是造了什麼孽?

    她趕緊的服軟︰“皇上,妾身這不是見你來了喜出望外一時糊涂了嘛。”

    那語氣嬌嬌軟軟,襯著雙被水霧燻染迷離無辜的桃花眼,怎麼看怎麼惹人疼。

    可齊琛偏是個另類,抓住她肩膀將人往上提︰“歡喜?朕看你都懶得起身迎駕了還歡喜!”

    雲綰容被小雞仔似的拎著,逵猩瘛;噬希 飼櫬司懊廊巳胊。 訓濫忝幌氳接惺裁幢擾興幸饉嫉氖慮槁穡br />
    喜歡六宮盛寵︰庶女為後請大家收藏︰()六宮盛寵︰庶女為後青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我們是簡體版與繁體版相結合的全本書屋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