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與眾不同

小說︰深宮造作日常 作者︰兜沒糖
    雲綰容慢悠悠的出來,早膳沒用,肚子餓得慌。她往明亮的窗外望去,原來不知不覺間已經睡了一上午。

    皇帝的戰斗力果真強悍!雲綰容揉揉泛酸的腰,見小滿在打理窗台那株蔦蘿花,便道︰“小滿,什麼時辰了,可是差不多要用午膳了?”

    小滿身子一僵,隨後受驚般蹦起趕緊的跑出去了︰“小主,奴婢去問問!”

    雲綰容雲里霧里地撓撓發,怎麼了這是,一驚一乍的。

    迎面進來的含笑差點被小滿撞到,堪堪讓開,將溫熱的開水送來︰“小主,給。”

    雲綰容喝了水,眼巴巴地望著含笑。

    含笑被她看得心虛︰“小主有何吩咐?”

    “含笑,你們是不是有什麼瞞著本小主?”雲綰容雙眸 亮 亮的。

    “沒……那個,小主,是不是餓了?”含笑吶吶地說︰“那個……皇上賜了小主午膳……”

    不就是個午膳嗎,磕磕巴巴的鬧哪樣?雲綰容疑心頓起︰“既然都賞來了,擺膳吧。”

    含笑將話說完,整個人都輕松不少,她讓檀青擺上碗筷,將菜肴一樣樣端上來。

    有了頭幾回經歷,雲綰容不敢期待皇上的賞賜,只要不是賞她個三尺白綾鴆酒一杯,她覺得自己都可以淡定接受。

    可是,皇上是那般淺顯易猜的人麼?最喜歡出乎意料戳人死穴來玩啊!

    看著上來的素燴草菇,雲綰容沒反應;再看那素炒青菜,雲綰容臉色平靜;接著上來道寡寡淡淡的拍黃瓜,純拍啊,油都沒一滴!

    雲綰容美眸一瞪。

    誰來告訴她這叫一舟渡江的湯是什麼鬼?她是眼瞎了麼為什麼只看見汪汪的一盆水上頭飄著的一根蔥?!

    肉呢?肉呢!!!

    雲綰容露出咬牙切齒的笑,柔聲問︰“沒了?”

    “有……有。”含笑小心翼翼地呈上碗白花花的米飯。

    雲綰容腦里繃得死緊的那根筋終于“啪”一聲斷了!

    小滿覺得小主好可憐,安慰道︰“小主且寬心,總比瓜子好。”

    雲綰容心頭憋這一口氣啊,忍著問︰“皇上可還有說其他?”

    送賞時小滿在場,于是她十分盡職地告訴小主︰“回小主,高公公沒說其他呢,趕著讓王公公去永福宮宣旨呢。”

    雲綰容剛執起筷著的手一頓︰“永福宮?”

    “是的小主,听說余才人封了充媛,封號貞。”

    余才人晉了位分?雲綰容只覺得渾身血液都在吶喊,啥事沒做的余才人受封了,昨夜累死累活服侍的她居然只得了幾根草?

    為毛?為毛啊啊啊!

    含笑恨不得將小滿拖下去封了嘴巴,這丫頭傻乎乎真沒眼色,有的話是這個時候該說的嗎?

    看,把小主都氣哭了!

    雲綰容眼角含淚,可不就是一副受委屈的樣子。只是誰料到其實這位哀悼的是勞動與報酬不匹配的苦,和原本就少如今還莫名巧妙沒了的肉呢!

    含笑默默下定決心,好可憐的小主,今晚她親自去提膳腆著臉都要多求幾塊肉。小主,別氣壞身子啊。

    含笑的想法是美好的,現實是骨感的。

    以為皇上的賞賜就這樣不輕不重完了嗎?別太天真!

    一連三日,熙華宮的三餐膳食與眾不同,清一色的素菜。一天還好,兩天也成,等到第三天,雲綰容看著樹上的麻雀兒眼楮幽幽發綠光了!

    含笑大嘆,小主你肯定把皇上得罪狠了。

    雲綰容明明三餐使勁吃,但總覺得沒吃過似的,沒有肉的日子感覺整個人都輕飄飄的。

    雲綰容無恥地盤算著,是不是該犧牲下美色誘惑皇上,換口肉吃?

    想想都好沒志氣!雲綰容深深吸氣,裙角一提散心去了。

    熙華宮右側的人工湖名柳湖,不大不小景致剛好。湖邊楊柳依依,亭內夏風習習,乃乘涼的好去處。

    不過與浮翠湖不同,那邊荷葉田田,這里稀稀疏疏地種了幾株荷花,最別致的景色當數湖邊綠景,時有鳥兒展翅飛躍。不同于那些湖內亭,此處的亭子就在在湖邊,後頭不遠不近建了個假山,中間也就幾壟花草的距離。

    含笑擦了欄桿,雲綰容倚在亭上望湖內動靜。

    “小主快看。”含笑指著前方怡然游過的兩東西。

    “鴨子?”雲綰容眯眯眼。

    “……”皇宮里放養鴨子?含笑覺得也就只有自家主子會生出這種奇葩的想法,肯定是饞了看什麼都是肉!她無力道︰“小主,那是鴛鴦。”

    雲綰容興致缺缺︰“鴛鴦怎麼了,還沒水里的魚可愛。”

    何止可愛,還可口吧!含笑無語地順她目光看向水中嬉戲魚群,依舊無力相勸︰“小主,那是錦鯉,不能吃。”

    雲綰容幽怨了。

    “含笑,你說柳湖這麼大,鳥兒這麼多,里頭會不會有草魚泥鰍螃蟹蚌貝?”

    含笑拒絕回答,小主肯定是魔怔了。

    一主一僕的話音落下,耳邊就傳來到清悅笑聲。

    雲綰容轉身一看,原來是余清帶著貼身宮女過來了。

    “見過余充媛。”雲綰容見禮道。

    “快快起來。”余清微微側身沒受全禮,將雲綰容扶了起來︰“我見妹妹與你宮女說話實在逗趣,忍不住笑出聲來,可有打擾到妹妹清閑?”

    雲綰容笑道︰“姐姐來的正好,妾身一個人還嫌太過無趣呢。”

    兩人亭中落座,余清想到方才在側邊看到雲美人望著魚兒垂延不已的表情,覺得好笑極了。

    真是個真性情的人,怪不得皇上喜歡。就不知皇上怎麼想的,同進宮不出彩的像自己和賀才人、皇上不喜歡的像許汀蘭之類,都在雲美人之上了,偏不給雲美人再進一步。

    雲綰容見她自個想著想著在傻樂,奇了︰“看來姐姐心情不錯。”

    余清怎麼敢說自己是在笑她盯魚的饞樣,掩嘴遮笑道︰“我與你同年,叫姐姐挺怪的,不如直呼我閨名。”

    余清如今是充媛,雖然是二品末位但好歹已經位列九嬪,跳級跳得太厲害不知招了多少羨慕妒忌恨。雲綰容不失分寸,從善如流,叫了聲姐姐。

    “綰容妹妹為何獨自一人在此,平日不見你與後宮中人走動,今日難得一見。”

    喜歡六宮盛寵︰庶女為後請大家收藏︰()六宮盛寵︰庶女為後青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我們是簡體版與繁體版相結合的全本書屋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