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審問

小說︰深宮造作日常 作者︰兜沒糖
    之前送藥一事,在後宮中沒激起半絲漣漪,當事人不曾將事挑到明面上去,幾人心照不宣。雲綰容以為此事就這樣算了,畢竟她也沒想過挑釁掌六宮之權的皇後,心中明白便可。不料皇後今日提了出來,看樣子還要還她個公道。

    雲綰容自然不會拒絕的。

    坤和宮里,皇後許姝坐在正首,側邊有賢妃、敏修容二人,徐昭儀剛剛過來,儼然有三堂會審的陣勢。

    見雲綰容進來,皇後讓扶桑在側首安了把坐墩,道︰“雲美人你也坐下,之前一事是本宮大意,不曾想有人敢借本宮之手,陷害與你。”

    雲綰容行過禮,道︰“謝娘娘,娘娘公正不阿,是妾身的福氣。”

    雲綰容在皇後面前一向尊敬有加,即使皇上喜歡,也不曾落她半分面子。皇後對雲美人很有好感的,見她這般說,心里面僅有的忐忑全都放下。

    只要雲綰容不認為是她有意陷害,那事情就好辦了。

    “賢妃,可知本宮喚你過來所謂何事?”皇後問向賢妃。

    賢妃不在意哼道︰“皇後的想法豈是臣妾能猜透的,終歸不過和下藥一事有關。皇後,你不是在懷疑所有一切是臣妾安排的罷?”

    賢妃涼涼地看著皇後,皇後心中嗤笑,道︰“賢妃莫要多想,今日喚你來是要你做個見證,若真牽扯到永福宮,那還請你解釋明白。”

    賢妃白了一眼,不看皇後。

    皇後與賢妃從來都是不對付的,兩家家境權勢相差無幾,同樣是皇上身邊老人。當年五皇子娶親,還考慮過娶賢妃呢,所以對落在妃位矮了一頭的賢妃來說,心底里是不服的。

    敏修容靜坐一旁,道︰“皇後娘娘,今日怎麼沒看見你身邊的扶桑?”

    皇後嚴肅道︰“當日的藥是扶桑親自熬的,出了問題第一個逃不了的是她,既然有嫌疑,本宮豈能讓她隨意走動。福嬤嬤,帶扶桑上來!”

    福嬤嬤福了一禮,下去將扶桑帶上。

    扶桑面色鎮定,腰背挺直,跪下給在座之人問安後,低頭听皇後審問。

    只听皇後道︰“扶桑,本宮當日交代你親手熬藥,你可有離開過或假借旁人之手?”

    扶桑道︰“回娘娘的話,奴婢當日去御藥局取來藥材,親手熬制,不曾離開。”

    “煎藥的爐子和裝藥的碗,可是你準備的?”

    “不是,器具等物事一應歸下邊嬤嬤管,若奴婢沒記錯,那日是陳嬤嬤當值。”

    “來人,將陳嬤嬤帶上!”皇後道。

    雲綰容在一旁觀看,倒佩服皇後行事利索,審問間氣勢凌厲,不愧為六宮之首。

    但有一點皇後疏忽了,扶桑去取藥,御藥局里撿藥的那個人就肯定干淨了?

    雲綰容不多說其他,暫時看著。

    那叫陳嬤嬤的是位四十來歲的婆子,腆著個發福的肚子,听皇後突然傳召,不知所以額上嚇得冒汗。

    她一來就跪下請安,皇後也不 攏 苯游實潰骸俺駱宙鄭 比輾鏨<逡  悄闋急傅囊┤耄俊br />
    陳嬤嬤想了想,還有些印象,磕巴道︰“回娘娘,是老奴準備的,但老奴也僅僅是將東西拿出來,不歸老奴刷洗。”

    陳嬤嬤知道肯定不是好事,連忙將自己擇清。

    此時賢妃不冷不淡地插了句︰“皇後娘娘,藥里是多出味石膏,份量挺大,怎麼可能藏在碗沿藥壺上?撒粉也不可能,份量一多便能發現。你審問此人有何用,不如看看扶桑都拿了什麼藥。”

    皇後的審問被打住,雲綰容看了賢妃一眼,不愧是混到妃位的人,事情牽扯想的極明白。

    “賢妃所說有理,本宮也是急過頭了。”皇後這回沒駁賢妃的面子,問起扶桑︰“扶桑你說,是誰幫你撿的藥?”

    扶桑認真回想,道︰“奴婢記不太清楚,只記得是個年輕的醫官,笑眯眯的長了兩只虎牙。”

    “扶桑說的可是童付?听江太醫說御藥局那邊進了新人,其中有個年輕小哥就如你所說整日笑臉迎人的。”默不作聲的徐昭儀道。

    皇後眼色一亮,如此的話就容易辦了︰“福嬤嬤,你去將童付請來,順道問問此人是何來歷?”

    約莫兩刻鐘的時間,福嬤嬤回來了,沒帶來人,說是沐休之日不在宮中。不過身份探明白了,童付此人家世清白,自小跟父親識藥問診,太醫院的蔣太醫是他同鄉,被舉薦進宮。

    雲綰容暗自咋舌,這速度,皇後肯定在御藥局插了人手,消息查得如此之快。

    福嬤嬤側身問扶桑︰“扶桑,你可記得給藥那人,鼻尖上是不是長了顆痣?”

    扶桑想了想,道︰“確實是,嬤嬤不說奴婢倒忘了,奴婢第一次見痣長在那位置,覺得挺有趣的還多看了幾眼。”

    “那就是了。”福嬤嬤屈身道︰“皇後娘娘,童付正如扶桑所描述的一般,而且此人在進宮前已經定下婚約,女方閨名瓶兒。”

    “瓶兒是何人?”徐昭儀問。

    “正是涼音殿里喬婕妤貼身宮女。”

    小選進的宮女都是良家女子,更有低位為官者府上姑娘被選上的,有能耐的往往將女兒弄出宮不去干服侍人的苦差,沒能耐或者有想博富貴的便留下,廿五歲方放出宮,這是後宮人人知道的事情。

    所以說喬婕妤身邊的宮女,配給布衣出身的童付,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但為何有了婚約還進宮候選,這問題就大大的有了。皇後眼神一凜,冷聲道︰“將那叫瓶兒的帶上來。”

    賢妃淡淡地來了句︰“還有喬婕妤,她手下宮女干的事,恐怕她也撇不清。”

    福嬤嬤有些為難︰“皇上罰了喬婕妤禁足,禁足令還沒撤呢,此時出來不好罷?”

    賢妃意味深長地看了雲綰容一眼,嗤笑道︰“福嬤嬤你又糊涂了,喬婕妤為何禁足你不清楚?左右不過是得罪了雲美人,皇上護著。如果她下藥害雲美人,皇上會怎麼做?別說提她出來審問這麼簡單了,就算挪去冷宮,也不是不可能的。”

    躺槍的雲綰容無語,賢妃這拈酸吃醋的勁頭夠嗆,肯定是昨日永福宮請不到皇上,皇上卻去了熙華宮,給記恨上了。

    喜歡六宮盛寵︰庶女為後請大家收藏︰()六宮盛寵︰庶女為後青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我們是簡體版與繁體版相結合的全本書屋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