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她這算得寵了?

小說︰深宮造作日常 作者︰兜沒糖
    “多久?”

    “多則兩年,少則一年。小主的心情和配合很重要,如果每日心情愉悅,也許大半年可成。”馮御醫保守估計。

    在後宮里能每日輕松的大概沒有,他弄不清楚皇上用意,猶豫一下道︰“還有,雲小主有輕微宮寒,這才是無法很好受孕的根癥。”

    其他都不是最主要的,就算懷上了頂多生產時不太順利,宮寒二字,是許多人忌諱的。

    馮御醫不愧是杏林好手,五歲那年雲綰容嚴冬落水,直到死都沒人拉上來,最終被異世一縷魂魄注入,成了現在的雲綰容。

    按理說那時雲綰容年紀小養好不難,但當年的雲陳氏還沒動讓她進宮的心思,可有可無的庶女不放心上,也沒請多好的大夫,沒死就成。而秦姨娘不得寵說不上話,于是就落下根癥。直到後來雲陳氏覺得雲綰容可用才費心培養,但最注重的還是在容貌體態上花功夫。

    齊琛劍眉幾不可見地蹙起︰“你且下去開方子,今日一事,誰都不準說了出去!”

    “微臣明白。”

    高德忠听罷,心中震驚,繼而巨喜。皇上什麼意思?難道打算讓雲美人懷上龍嗣?且不說要多久,但他終于有盼頭了啊!

    太後也想讓皇上生個兒子,但心底的打算更多偏向許家。只要是長子,不管是嫡長還是庶長,許家女兒生的就行。

    但高德忠不一樣,如今他年紀大了,他守著皇帝長大,見皇上無心子嗣只能空著急。皇上有後,他百年之後才能安心閉眼。

    高德忠心里有了計較,里頭那位肯定是不一樣的,以後一定上心多照看照看!

    不知為何雲綰容覺得這一覺睡得特別沉,鼻尖嗅到淡淡龍涎香,身下被褥軟和舒心,渾身懶洋洋不願起了。

    等等…被褥?雲綰容昏沉的腦袋反應慢了半拍,記得她是在靠窗軟塌歇息來著?

    借著昏黃的燈火,雲綰容看睡著的地方,瞬間唬得直接蹦起。

    艾瑪!誰來告訴她為毛睡到龍床上了?太可怕了!

    估計睡了龍床不沾沾自喜還見鬼般反應的只有雲綰容了,她穿了繡花鞋就下榻,火燒火燎的樣子像床會吃人似的。

    外頭燈火通明,齊琛就在那看書,听見聲響抬眼一看,只見雲美人發絲微亂,臉蛋兒紅撲撲,毫無形象地跑出來。

    “醒了?”齊琛目光落回書卷上︰“趕緊梳洗,像什麼樣。”

    雲綰容宓鼐揪就販  拍諾刈 懟br />
    看自己這點出息!雲綰容深深鄙視自己。

    整理妥當也不過小半刻鐘的時間,沒宮女搭手,雲綰容隨意弄了下,她可不敢讓皇上等。

    見她再次出來,齊琛抬眼淡淡道︰“過來。”

    雲綰容听話往這邊來讓他很滿意,猜想著雲美人是不是睡迷糊了居然這般乖巧。他起身拉過雲綰容,伸手將她珠釵卸了,撫過如瀑垂落的三千青絲,鄙夷道︰“梳發都不會,白活了十幾年。”

    “……”雲綰容噎住,還不是怕你等!

    “過來,陪朕用膳。”齊琛說完轉身走了。

    雲綰容看著他的背影,特麼的好糾結。為毛一覺醒來皇帝都變溫柔了,世界還有什麼不可能的事嗎?!

    天色已黑,雲綰容不敢磨蹭趕緊跟上。她才不會作死問皇上為何還沒用膳,這種“其實皇上在等她呢”的詭異感,不能有啊不能有。

    雲綰容對皇帝用何膳原本挺好奇的,但一溜看下來,只能感慨聲不容易。

    不管是御膳房,還是皇上。

    菜式不能少,高德忠唱一道小太監上一道,有些名字含蓄文縐到不看菜壓根猜不出是甚。每碟份量不多,但道道精致。

    皇帝下著不過三,這是祖上定下的規矩,怕的就是有心人記住皇上喜好從而使手段。皇帝一般不同人用膳,同膳是殊榮,只有太後和皇後受得,偶爾皇上近臣也會留下,再有就是得寵妃嬪。

    雲綰容咬著筷著想了想,她這算得寵了?完全看不出征兆啊,一覺醒來皇上就抽了!

    齊琛剛執筷就看見她不雅的動作,毫不留情一筷子往縴縴玉手敲去,隨後讓讓高德忠換了筷子,估計是嫌髒。

    雲綰容一個激靈回神,偷瞅一眼齊琛,好嘛,其實不太生氣的樣子,應該沒事。

    高德忠忍住笑,若雲美人再小幾歲,他真會當皇上是她爹在管教!

    桌山一道珍珠薈萃被夾了兩遍,高德忠直接喊“撤”,美味佳肴從雲綰容眼前撤走了。

    雲綰容那個糾結啊,皇上百年難得發善心讓她不用伺候坐著吃飯,菜她還沒動呢就被撤走了。蹭皇帝的飯,你以為是那麼容易的麼?!

    她望向高德忠,眼神要多幽怨有多幽怨。

    高德忠扛不住,干笑道︰“雲小主有何吩咐?”

    雲綰容幽幽不做聲。

    齊琛想笑的,但多年習慣沒讓他笑出聲,淡淡吩咐︰“高德忠下去,這里讓雲美人伺候。”

    雲綰容大喜,皇上,你簡直是我肚子里的蛔蟲!

    高德忠猶豫一下,想起以往不順皇帝心思的下場,心驚肉跳地退下,眼神不時瞥向雲綰容︰雲小主,得用心服侍,眼珠子別掉肉上了啊。

    高德忠帶著一干人等退下,雲綰容喜不自禁準備動筷,孰料齊琛涼涼來了句︰“你就這般服侍朕?”

    雲綰容筷上鮮蝦啪嗒掉了。

    得,白感激你了!

    她學著嬤嬤先前教過的規矩,換了公筷往皇上碟子夾菜,腆著張笑臉︰“皇上,您吃。”

    齊琛深深地看她眼,來了句︰“笑得真惡心。”

    雲綰容表情一僵,好想將湯潑他臉上啊咋辦。

    她忍住了,臉皮再次歷練厚了幾度︰“妾身不笑。”

    她瞧齊琛眼神往不遠處的魚上瞟了眼,趕緊的夾過去。皇上有眼光啊,妾身盯著這條魚好久了!

    見他似乎挺喜歡的樣子,雲綰容又加了兩三筷,什麼規矩,在填飽肚子前都一邊去吧。

    齊琛眼角抽了抽︰“不必了。”

    “皇上不愛吃?”雲綰容睜大了桃花眼,盡是迷惑︰“我瞧著皇上喜歡啊。”

    為了早點喂飽這廝好上桌吃飯,雲綰容也是費勁心思,嘴邊嘮叨手下動作不停︰

    喜歡六宮盛寵︰庶女為後請大家收藏︰()六宮盛寵︰庶女為後青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我們是簡體版與繁體版相結合的全本書屋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