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雲美人,你怎麼看?

小說︰深宮造作日常 作者︰兜沒糖
    “妾身說句斗膽的話,皇上辛辛苦苦管天下,連口腹之欲都滿足不了也恁沒道理。妾身區區女子不懂那些大道理,但在平常百姓家,沒有什麼比丈夫吃飽喝足更重要了。”

    雲綰容笑意盈盈語氣輕柔,動作專注,好像干著天大的事。齊琛執筷的手微頓,倒沒說其他。

    一餐飯下來,讓雲綰容最欣慰的是皇上不挑食,見他停筷,內心居然冒出種終于將兒子喂飽了的感覺,坐下掃蕩。

    雲綰容進食的動作優雅,但下著速度之快讓人咋舌。齊琛心血來潮沒離席坐著看她吃,那人臉皮也夠厚,被人盯著還吃得那般歡。

    見她又添了一碗飯,齊琛眉心一跳,嘲笑道︰“雲美人,沒想到你還是個飯桶。”

    你丫的才飯桶!要怪只能怪碗太小。吃人的嘴軟,雲綰容癟癟嘴找了個十足正經的理由︰“皇上不許笑話,妾身在長身子。”

    可不是,十五歲嫩得能掐出水的年紀,不就應該吃飽?

    齊琛眯眯眼,視線掠過她挺挺的胸,了然點頭。

    等兩人用畢晚膳,高德忠領人進來收拾,看著沒剩多少的菜直發愣。發生啥事了?就算皇上每道菜不過三地嘗一下,應該還有不少剩吧?

    齊琛嗤嗤地瞥一眼雲綰容,陰聲怪氣道︰“雲美人,胃口夠大!”

    雲綰容一噎,險些被剛進喉的飯哽住。皇上,這里頭你的功勞不少好嗎?破了規矩黑禍我來背咯?

    高德忠恍然大悟般點頭,怪不得之前皇上扣了熙華宮的膳雲美人那般幽怨,原來是這樣!

    見高德忠一副了然樣子忙活,齊琛嘴角勾起抹笑意,轉瞬即逝。

    從此之後,皇上就愛上了讓雲美人服侍用膳,後宮女子皆猜不出緣由,不過雲美人能吃的消息,卻人人得知,不過此乃後話了。

    用了膳,皇帝沒讓雲美人回熙華宮的意思,高德忠機靈地讓含笑送來衣飾等物,讓她在乾和宮這邊暫且候著。

    吃得心滿意足的雲綰容份外會賣乖討好,給皇上捏腿捶肩好不忙活。美人在側,皇帝心神一動直接將人壓倒,順其自然來了場酣暢淋灕的妖精打架。

    高德忠眼觀鼻鼻觀心,一本正經守著門數星星。

    翌日,雲綰容睜著惺忪睡眼起來,身側沒人,估計是上早朝了。含笑听到聲響進來伺候,凜神垂眉不敢四處亂看,內心激動不已。小主睡到乾和宮來了,可見榮寵正盛,看後宮女人和雲府還敢小瞧小主不!

    “小主,奴婢伺候您起身。”含笑道。

    雲綰容懶洋洋地打個哈欠,點點頭,問起昨日涼音殿的後續。

    含笑帶來了個不大不小足足以人心塞又心寒的消息。

    玉兒死了,因傷勢過重,盡管太醫出手最終也沒能救回來。

    瓶兒也死了,隱瞞婚約之身小選進宮、誣賴主子,心機過重,被執杖邢死于棍下。

    因唯一目擊證人玉兒的死,雲充容雲君柔雖被質疑但沒直接證據,儀安宮里找不出有利的人證物證,無奈定不下罪,石膏一事成了懸案。

    雲綰容沉默了半晌,雲君柔,說她本事好還是說她運氣好?不過估計最失望的是皇後和賢妃了,幾人之間有最利害的直接關系。

    雲綰容將此事暫拋腦後,洗漱完畢打算回熙華宮。不料剛走到門口,迎面撞見下朝的皇上,一聲伺候更衣,又把雲綰容叫了回去。

    含笑到高德忠站著的那地等候差遣,高德忠暗贊,好識趣的丫頭,要知道皇上最不耐煩別人進他地盤了。

    雲綰容為他換上常服,那邊已經將要批的奏章弄過來了。看來皇上沒去御書房的打算,雲綰容走不了,便到身邊替他磨墨。

    “雲美人,今日居然這般安分。”齊琛看著看著無頭無腦來了句。

    雲綰容還沉浸在玉瓶兩人死了的消息里的,心情有些低落。怪不得人人拼命往上爬,下層的人永遠被上層的踩,自己又能爬到哪一段位?

    “皇上,妾身一直很安分的。”雲綰容悶悶道。

    雲美人不蹦,齊琛反而不習慣了,想起不早前高德忠稟告的消息,眉頭一皺,眼楮冷冷地撇過含笑,方皺眉說︰“裝個死樣給誰看,那些事情還落不到你頭上。”

    雲綰容眨巴眨巴眼,皇上您啥意思,是事兒不用我管才落不到我頭上,還是玉瓶二人的下場落不到我頭上。

    秉著無比大的自戀心,雲綰容直接無視了前者,照齊琛目前對她的態度,後者的可能性明顯更大。

    皇帝親自開金口,雲綰容心踏實不少,淡定地繼續磨墨。

    齊琛將一奏章扔到雲綰容懷里,在她傻愣愣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靠在椅背上揉眉心︰“念。”

    朝上那群老不死的,夠鬧心!

    高德忠驚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上次他偷瞥一眼折子是什麼下場來著?雲美人居然能拿來看!

    念奏章這種事,一回生兩回熟,雲綰容打開看完,才念道︰“皇上,淮州巡撫上的奏︰淮州地沃民富,越來越多的土匪圈山為王,百姓商隊頻繁被劫,求管管。”

    見他沒有動作,雲綰容漫不經心加了句︰“那里不是有官府嗎?種地的百姓每年交稅能有多富,這種富庶之地,收入差距往往一年大過一年,貧者更貧富者更富。這巡撫,說話不用負責的?”

    高德忠就差豎起大拇指,可不是,他老家在江淮之地,官商明里暗里勾結,老百姓一年辛苦所得大半數上交稅賦,苦得要命。

    但是雲美人,你說話醬紫簡單粗暴真的好嗎?這是奏章啊奏章,皇上準你評論了?

    下一刻高德忠的眼眶都要驚脫了,只見齊琛淡淡地來了句︰“雲美人所說有理”朱砂一批不知寫了啥,折子被歸置到另一邊了。

    雲綰容又拿起一份,展開一看額上頓時黑線,怪不得皇上突然要她念奏章,原來在等著呢!

    “皇上,御史上的折子。”雲綰容壓住蹦跳的神經︰“御史參雲府一奏,雲大人的兒子雲臨風紈褲風流,近日擅闖民宅欲強搶良家女子,求定罪。”

    齊琛意味深長地笑了︰“雲美人,你怎麼看?”

    喜歡六宮盛寵︰庶女為後請大家收藏︰()六宮盛寵︰庶女為後青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我們是簡體版與繁體版相結合的全本書屋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