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撕破臉皮

小說︰深宮造作日常 作者︰兜沒糖
    “皇上,御史大人說的是不是妾身兄長看上了宇文家姑娘的事?”雲綰容想想,照雲臨風不著調的性格,真做得出這種事。但雲書縝一早收到風聲居然沒能管住他,真是……

    “雲美人何處听說來的?”

    雲綰容倒不相瞞︰“妾身姐姐告訴妾身的,听姐姐意思,似乎想撮合這樁親事。”

    齊琛冷冷哼聲,雲充容當然想了,對她百利而無一害的事情,何樂而不為?昨日降她位分,多少與這件事有些關系。別以為朕不知道,不該伸的手就別伸,小心朕給剁了!

    雲綰容不清楚雲君柔昭媛一位被降的緣由,不過猜測多數是不安分守己落得的下場,便說︰“皇上問妾身怎麼看,妾身也不知道。不過妾身在閨中時听說宇文小姐是個秀外惠中的姑娘,性子溫和怕管不住大哥跳脫的性情。”

    雲綰容和雲臨風的交情不深,見面點頭的情分,如果不是他對絮兒有幾分真心,估計雲臨風都不會理她。宇文府是百年大家,會看得上雲臨風?

    不過有一事蹊蹺啊,雲綰容想了想,沒忍住問︰“皇上,照理今年選秀宇文姑娘年紀正好,為何沒進宮參選?”

    齊琛不以為意道︰“宇文堇求到朕跟前來,不過是個女子,不情願的朕還不屑納進宮。”

    雲綰容頓時憂桑了,瞧,這就是別人家的大哥!和規定對著干的事也敢求到皇上跟前來,只能說宇文姑娘實在太幸福。

    想想自己……唉,算了,沒人家的命,就好好走自己的路。

    皇上將事情輕描淡寫地說出來,其實當初應承宇文堇後,太後皇後那邊異議聲極大,不過被他強行壓下。總歸是一國之君,太後也拗不過他。

    “可有喜歡的嫂子?”皇上突然問道。

    雲綰容怔了怔,嫂子?雲臨風沒娶妻哪來的嫂子?她轉眼一想瞬間領悟,皇上,您該不會想著給雲臨風賜婚吧?!

    雲綰容大驚︰“皇上,莫要糟蹋了人家好姑娘。”

    齊琛涼涼地瞥她一眼,嗤聲笑了︰“你倒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家大哥是上不得台面的。”雲君柔就不知好歹,認定了自己弟弟會改正。你以為說了朕就會信你的空口白話?都說狗改不了吃屎,何況還是爛疙瘩賴皮狗!

    雲綰容無語,她什麼話都沒說。她見齊琛朱砂批復,意思是此事不成,心中有了計較。

    還好沒猜錯皇上的心思。

    不過雲書縝是要罰的,教子無方、身為朝中大臣明知國法卻過分縱容小輩,罰他半年俸祿;至于雲臨風,若再不改直接扔軍隊磨練。皇上旨意下來,估計雲府會安靜一段時間。

    此事被高高舉起輕輕放下,雲綰容知道這是周旋朝臣的帝王之術,算給雲府一個警鐘,但若再有下次估計沒什麼好下場。

    雲綰容又將其他奏章念了,陪著皇上用罷午膳,才被放回熙華宮。

    熙華宮里人人喜氣洋洋像過年一般,劉公公帶著徒弟哈腰舔臉跑到跟前求差事。雲綰容不耐煩應對奉迎之輩,揉揉太陽穴將他們揮退。

    金縷自被懷疑,伺候主子愈發仔細小心,儼然有痛改前非的兆頭。雲綰容很看好勤快少話的小滿,見她將窗前蔦蘿花打理好,交代含笑親自帶她。

    後宮相安無事又過了一日,轉眼晚膳時分。

    皇帝原本考慮要不要到熙華宮用膳,不料太後派人來請,讓他到壽安宮用膳,齊琛只得作罷。

    壽安宮一如往日,殿內燻著淡淡檀香,宮女太監輕手輕腳動作伶俐布上菜肴。

    皇帝面無表情地沉默吃菜,太後見他給臉,滿意地點頭,讓宮女呈上專門給皇上炖的湯︰“皇上平日辛勞,哀家讓汀蘭丫頭親手熬的,皇上嘗嘗。”

    齊琛掀掀眼皮,難怪請他過來,原來又在幫許汀蘭打主意?

    見他將湯喝了,太後心中大定,貌似隨意聊道︰“皇上似乎很喜歡雲美人?也對,挺可心的人兒,哀家瞧著也稀罕,不如讓她多來壽安宮陪哀家說說話。”

    齊琛淡聲道︰“母後,食不言。”

    太後一腔子話還沒說,被生生擋住,埋怨皇上性子何時開始變冷了。

    “你既不喜歡听,哀家便不說了。”太後嘆氣︰“壽安宮太安靜,哀家一個人悶得很。尤嬤嬤,讓蘭婕妤過來陪陪哀家。”

    尤嬤嬤清楚太後心中那點打算,暗自無奈只得去了。太後年紀越大越糊涂,不如年輕時那般通透,如今處處跟皇上對著干,能有何好處?

    她是下人,不能說主子什麼,唯有無可奈何地去辦。

    齊琛喝了那湯,小坐一會,只覺得胃里發暖,剛開始挺舒服的,後來漸漸覺察不對。那股暖流隨著血液周身流動,最後齊齊匯聚在一處,居然情欲漸生。

    齊琛臉色黑透身子繃緊。

    傻子都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沒想到堂堂太後居然做出如此不要臉的事情,齊琛當場面如凝霜“啪”地捏碎了漱口的杯子。

    伺候用膳的宮女太監不明就里,只見到皇上突然變臉,全都心驚膽顫地跪下。

    “太後,好啊!”齊琛起身,目光似滲冰般寒冷︰“看來朕待你太寬恕了?”

    “皇上你什麼意思,居然如此跟哀家說話。”太後也蹭地站起,面色凝肅。

    “別拿朕的忍耐不當事兒!”齊琛周身氣勢陰深深極為駭人︰“高德忠!”

    “老奴在。”高德忠忙不迭上前,生怕慢半分惹到怒火中的皇帝。

    不知許汀蘭是不是早得太後吩咐,沒一會便被帶過來,正巧看到皇上與太後見劍拔弩張地對峙著,狀況外的她猶豫著行了禮。

    齊琛見來人,冷意更甚,眼里深深嘲諷毫不掩飾,也不管高德忠了︰“來的正好,蘭婕妤,將這湯給朕喝了!”

    許汀蘭看向桌上大半盅的湯,面色發白,不敢上前。

    “高德忠,給朕灌下去!”

    高德忠吊著膽子上前,捧起湯盅,道︰“蘭婕妤,您還是喝了罷,免得咱家動手不好看。”

    喜歡六宮盛寵︰庶女為後請大家收藏︰()六宮盛寵︰庶女為後青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我們是簡體版與繁體版相結合的全本書屋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