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帝王心計

小說︰深宮造作日常 作者︰兜沒糖
    雲綰容點頭。

    等墨干透,小滿已經舂好花汁,紫色的汁水裝在白瓷瓶里,妖艷而蠱惑。雲綰容接過花液,見小滿雙手干淨沒沾上,才放心揮退屋里人。

    等人都走了,雲綰容不知往汁液里添了什麼,然後就去用顏料為畫上色。粉色的桃花開得熱情而燦爛,風吹過,花瓣紛揚落下。女子一襲輕紗用花汁染紫,色澤自然毫不違和。

    雲綰容放下筆,凝視著畫像微微出神,許久將畫卷好擱置。

    過了幾日,雲君柔親自來了熙華宮,讓宮女將搬來的花放在一處,笑吟吟地拉著雲綰容說笑︰“妹妹最近可有吃好,听母親說你在府上補身子的藥從不少,這些時日有沒有乖乖喝了?”

    雲綰容看了眼角落了的花,秀眉蹙起,含笑一見小主這表情,以為花有不妥,讓人全搬到外頭去了,心里想︰雲充容今日不知過來作甚,無事獻殷勤,別又在打小主的主意。

    雲綰容讓小滿上茶,笑道︰“姐姐今日怎麼有空過來?”

    “想念妹妹,便過來看看。”雲君柔呷了口茶,看了奉茶的宮女一眼,道︰“這宮女是誰,怎麼不見金縷跟前伺候?”

    “這是入宮時撥來的,叫小滿,金縷去了尚服局,剛巧不在,姐姐找她?”雲綰容輕輕笑著。

    “無事,姐姐只是覺得金縷那丫頭挺順眼的,便記住了,隨口一問。”

    “姐姐既然喜歡,不如帶回儀安宮?妹妹這里人手也夠的。”

    雲君柔能不知金縷的身份嗎,兩人都一清二楚但都不會挑明白,干笑道︰“不必,姐姐怎好搶了妹妹的人,姐姐也是瞧小滿是個手生的,不如老人用著順手,才說了說。”

    “哪個老人不是從毫無經驗的小宮女歷練成的,照姐姐的道理,以後新人都沒人用了。”雲綰容可不吃這一套。

    雲君柔自知說不過她,暗罵一聲雲美人說話何時變得如此圓滑,轉了話題道︰“昨日母親來信,說雲府一切安好,母親甚是掛念妹妹。”

    雲陳氏的掛念,她可受不起,雲綰容道︰“不知秦姨娘可好?”

    “好著呢。”雲君柔眼中閃過痛快,再得寵又如何,還不是有短處被她拿捏著。她怕多說秦姨娘的事會引起雲綰容的懷疑,便說︰“姐姐往日疏忽了對三妹的看顧,三妹不怪大姐吧?”

    見雲綰容搖頭,雲君柔又說︰“姐姐脾氣有點大,還請妹妹莫放心上。皇上這些日過來,可有說起姐姐?”

    雲綰容想,我與皇上兩人相處甚歡,她傻了才會在皇帝面前提其他女人︰“姐姐,不瞞你說,皇上不太願意讓妹妹摻和到後宮的事里頭。”

    “我是你親姐,自家人算不得是六宮中事。”

    “姐姐可是有事相求?”

    求?雲君柔微滯,勉強一笑︰“你我姐妹二人,說求字太傷情分。如今姐姐的情況你也看到了,等皇上來熙華宮,想讓你幫姐姐說幾句好話。”

    雲綰容攤攤手︰“若皇上不來呢?”

    “以妹妹姿色,皇上怎會將你忘記。”雲君柔胸有成竹︰“如果皇上能到儀安宮坐坐,解開與姐姐的誤會,那便更好了,姐姐定會念著妹妹的好的。”

    雲綰容心中冷笑,面色不露︰“皇上可不是我指哪就去哪的人。”

    “妹妹本事過人,定有法子。再過半年,絮兒該請女夫子識字了,姐姐讓母親留意個好的。”

    雲綰容又氣又笑,雲君柔的能耐就剩這點了?不是用秦姨娘威逼,就是用雲絮兒要挾,她語氣也淡下來,說道︰“妹妹試試,能不能成還看皇上,姐姐不能全靠妹妹。”

    當然不能全靠你,你不過是當墊腳石的。秦姨娘和雲絮兒果真是雲綰容的軟肋,方才推脫到頭來還不是應了。雲君柔尋回了信心,說話都染上傲氣︰“妹妹可要記住,後宮里頭,還是要互相扶持才能走的遠。”

    “既然姐姐將來意道明,妹妹就不多留了。”雲綰容端茶送客。

    雲君柔倒痛快,目的達成直接回宮,看都不多看她一眼。

    旁邊服侍的含笑氣得心肝痛︰“小主,你怎麼就應了她。”

    自個不得寵就打小主主意,沒臉沒皮,小主又不是欠她的!

    但有些人就認定全世界都是欠她的啊,沒看雲君柔多驕傲地離開?雲綰容嗤嗤諷笑︰“應便應了,你以為本小主真會將皇上推出去?本小主不是皇後,裝不來謙讓大度。”

    含笑一听,才知小主早有打算,放下心來。

    檀青一整日不在熙華宮,雲綰容給她派了差事,到了晚膳十分,才見到她的身影。

    檀青含笑兩人服侍完雲綰容用膳,雲綰容讓含笑下去休息,喚檀青到跟前,道︰“事情查的如何了?”

    “回小主,有些眉目。”檀青四周環顧,見屋里沒其他人,才輕聲說︰“那日壽安宮屋里伺候的人全換了,不知去處。不過宮里私下傳,好像是太後給皇上下藥了。”

    雲綰容大驚,給皇帝下藥,還要不要命了?如果不是太後的身份,分分鐘來個誅九族的罪名啊!

    想到皇上那晚床第間龍精虎猛的模樣,雲綰容倒抽一口涼氣,看來下的還是這等上羞于齒口的風流藥物?

    “身為太後,她手段不會如此拙劣,是不是壽安宮里頭出了岔子?”雲綰容道。

    檀青目露贊賞,感慨道︰“小主真聰慧,此事最大嫌疑的就是炖湯的宮人,奴婢花了大功夫才知曉,那嬤嬤,恐怕是皇上的人!”

    雖然明面里大家都道是許汀蘭親手熬的湯,但誰不知道作為主子極少真的親自洗手作羹湯,蘭婕妤也不過是在一旁看看走個形式,便交給了宮人。

    雲綰容心里發寒,如果檀青的消息沒錯,那這場把後宮鬧得紛紛揚揚的事,居然是皇上自導自演的一場戲?!

    雲綰容震驚過後後背生寒,就便是帝王心計,把自己都舍進圈套也要達成目的。齊琛,心機何等的深沉。

    喜歡六宮盛寵︰庶女為後請大家收藏︰()六宮盛寵︰庶女為後青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我們是簡體版與繁體版相結合的全本書屋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