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雲君柔急了

小說︰深宮造作日常 作者︰兜沒糖
    他起身坐在床沿邊上,等了一會,見雲綰容呆坐著沒反應,伸手拎她過來,陰聲怪氣道︰“這般沒眼色,雲書縝怎麼送了你個呆子進宮,給朕穿鞋!”

    雲綰容猛然被她拎起,身子不穩直接摔趴在他大腿,眼楮看向地上龍靴,腦筋一個勁地跳。

    忍住啊,服侍是吧?行啊,把你服侍成四體不勤五谷不分不懂穿衣吃飯的東西,到時候還不由戳圓捏扁!打不過他的雲綰容狠狠咬牙陰笑。

    齊琛感受到來自某人的邪惡氣息,低頭一看,卻見到女子垂首為他穿靴時,露出了皓頸一段,垂落青絲在她小小臉上隨輕風微微拂動,恬靜安寧。

    齊琛掃一眼無屋內,皺眉道︰“今年的冰不是用上了嗎,為何熙華宮不見?”

    雲綰容抬頭嫣然一笑︰“皇上,是妾身沒用。熙華宮位置好,涼快。左右窗打開,風能直接吹進,比用冰方便舒適。”

    齊琛見此不說話,穿好靴便起身,隨手披上外衣,拿過本書慢慢看。

    雲綰容趕緊起來收拾收拾自己,見他沒有離開的意思,斟茶給他,安靜坐在一邊眼巴巴看他。

    那目光太熱烈,齊琛掀起眼皮淡淡掃一眼︰“看朕作甚?”

    皇上你好看啊!雲綰容不敢說這話,笑吟吟道︰“皇上,姨娘說了,喜歡一個人就要看住他!”

    敢情這就是你說的看住?齊琛啪一聲扔回書︰“若朕不知,還當真以為雲美人是個傻姑,瞧你那傻樣!”

    你丫的才真傻,我這叫裝傻充愣。雲綰容心中腹誹,目光掃向方才他看的書卷,原來是賞給她的《本草集注》。

    齊琛悠悠望著雲綰容突然發問︰“雲美人,與溫充儀可熟?”

    “給皇後請安時見過,沒說過話。”雲綰容實話實說。

    “以後不必往來。”齊琛語氣帶著生冷。

    雲綰容雖覺疑惑但沒問出來,乖乖點頭。都說女人心海底針,照她看明明是帝王的心思更難猜,昨夜才就在溫充儀那呢,今個說起她卻無半分感情,不知昨晚那邊發生了什麼事?

    其實雲綰容不知道,昨日傍晚時分齊琛便忙完打算來熙華宮的了,因在一條道上,皇上踫見了溫充儀。

    溫充儀穿身月牙淡裙,懷里捧著新摘的荷花,眼神微微出神帶著迷茫,齊琛便想起了在皇子府時的日子。

    溫充儀和其他侍妾不同,別人是官員為拉攏討好他送的女兒,溫充儀是當初的五皇子自個看上納進府。當初的溫充儀,就是眼前這般淡然而帶幾絲迷惑,如今見到乍然想起年少歲月,齊琛便留在那用了晚膳。

    晚膳過後他不急著離開,結果有些事便順理成章了。

    事畢之後齊琛覺得不對,再看那人便冷了心,于是淡然離去再無心思,便回了乾和宮。

    原本挺好的一女子,為何也變成那般?齊琛看著笑意嫣然的雲綰容,覺得如果有一日連她都成那樣,真的可惜,于是便有了方才那番話。

    熙華宮讓他覺得舒坦,所以他不管別人揣摩時常過來,雲美人識趣得很,每每不會讓他失望。

    他瞥一眼雲美人,抿口茶︰“準備一下,明日隨朕出宮半日。”

    出宮?

    突如此來的轉折讓雲綰容覺得幸福來的太突然,全世界的花都開了!

    “皇上,您最好了!”雲綰容哪還有方才裝傻樣子,喜不自禁不知該如何表達,吧唧親他一口。

    用晚膳時,皇上依舊在熙華宮,他揮退高德忠等人,讓雲綰容一人伺候。

    含笑目光別含深意地望向自家小主,那眼神估計在說,小主,能吃也要悠著點,別丟光了形象!

    高德忠卻是知道雲美人的飯量的,特意加多碗白飯,笑得老臉皺紋如菊花盛開,看得含笑想撞牆死了算。

    “含笑姑娘,能吃是福。”高德忠看她沒眼看的樣子,更樂了。

    果然,等許久再進去收拾的時候,桌上東西吃的七七八八,雲美人還意猶未盡地望著裝芙蓉雞的碟子。含笑流淚,慘了慘了,小主你一副餓狼盯肉的模樣好丟人,要知道你才剛用過晚膳啊!

    雲綰容幽幽地投去眼光,特麼的只有她知道芙蓉雞沒一塊進她肚子,還不能說!好憂傷!

    估計齊琛有事要忙,吩咐她不必等了,晚膳後便離開直接去御書房,夜深時分才回乾和宮。

    雲綰容洗浴後準備歇息,卻听聞小滿稟告,儀安宮的喜晴有事過來。

    雲綰容淡然了,不用問都知是雲君柔的吩咐。雲君柔也真夠急,大半夜的找上門,一晚上都忍不得?

    “見過雲小主。”喜晴行禮,無奈道明來歷︰“主子讓奴婢過來問問,交代雲小主的事情是否辦好了?”

    雲綰容繞了繞胸前一縷發絲,笑問︰“姐姐何時交代本小主辦事了?”

    喜晴微微詫異,待看清她涼涼無波的目光時,心頭微顫懂了她話中意思︰“是奴婢的錯,主子讓奴婢過來問問,主子求雲小主幫忙的事情,可有眉目?”

    雲綰容多看了喜晴幾眼,這丫頭倒聰明。她聳聳肩無謂道︰“說了,不過事情不樂觀啊,皇上似乎不願理睬姐姐呢。看,本小主說完,皇上都不留宿了。不過你別告訴姐姐,免得她覺得抱歉。”

    雲綰容忽悠的話隨口就來,若不是今日含笑親眼見著,估計都相信了她的話。

    喜晴嘆氣,覺得雲充容的做法本就不厚道,鞠禮道︰“如此奴婢先行告退了,雲小主您歇息罷。”

    雲綰容不在意地擺擺手,讓小滿送她出去。

    儀安宮那邊依舊燈火通明,雲君柔就在座上等著,見喜晴回來急聲問︰“如何了?”

    喜晴搖頭︰“事兒不成,皇上不願到儀安宮來。”

    雲君柔眉頭一擰,似乎有點惱︰“雲綰容真有去說?別是隨口忽悠你罷?”

    被質疑的喜晴心頭不痛快,但沒表現在臉上,勸說的話她是不會再講了,低頭立在旁邊不說話,心中替雲綰容不平。求人還如此張狂,誰願意幫你。

    “哼!盡管等著,娘親不是說秦姨娘病了麼,送信出去讓娘親‘好好’照顧,別以為能離了雲府逍遙自在!”

    “主子,這月傳信太頻繁了,恐怕不妥。”喜樂勸道。

    雲君柔 地砸了茶杯︰“富貴險中求,一群沒膽色的東西!”

    喜歡六宮盛寵︰庶女為後請大家收藏︰()六宮盛寵︰庶女為後青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我們是簡體版與繁體版相結合的全本書屋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