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病勢洶洶

小說︰深宮造作日常 作者︰兜沒糖
    新人進宮,總會熱鬧上一段時日。日子過得飛快,半個月過去,那二十一人明里姐妹往來實則暗地結黨成派,看形勢有不少歸附到皇後賢妃身邊,當然也有斗志昂揚心高氣傲的不屑依仗別人,自己獨自謀劃。

    進來的人都明白花無百日紅的道理,所以這群嬌嫩的小花兒各種花枝招展企圖一舉拿下君心。但皇帝最近很忙,南方洪澇,北番邊境作亂,又有西域來使覲見,進後宮的日子不多。

    女人一多事兒就來了,太後已出宮,新人一來打破了後宮僵持三年的局勢,如今爭妍斗艷的精彩得很。戰斗力一分散,曾經人人掛嘴邊的熙華宮極少有人再時刻盯著了。

    于是,熙華宮愈發不打眼。

    雲綰容耐得住,但不代表人人都耐得住,況且連含笑這般了解她的人都緊張忐忑過。熙華宮的沉寂讓某些人漸漸生了別的念頭,好比總領劉公公。

    此時劉公公窩在自個屋子里吃酒,他那徒弟可勁地狗腿斟酒伺候,見劉公公吃得香心情似乎不錯,腆著臉探他的口風︰“師父,今日又不去小主跟前听差?”

    劉公公住抓起只鴨脖子啃,嗤了一聲︰“熙華宮來來回回就那幾個,管什麼?新來的石嬤嬤挺有能耐,將那灑掃的小宮女收拾得一干二淨,咱家湊什麼趣,等小主解禁了再說罷。”

    “那師父,小主知道了會不會怪罪?”

    “嘖,瞧你這膽子。熙華宮是缺衣了還是少食了?就算別人看見也說不得我們什麼,畢竟咱沒虧待了主子啊。”劉公公滿臉理所當然。他當熙華宮總領太監已經數個年頭,到今日還是沒能往上爬。劉公公原本以為跟了個有前途的主子,好日子就要來了才使勁賣乖討好,結果雲美人不吭不響把皇帝得罪了!

    劉公公嘖嘖兩聲,一邊怨雲美人太軟綿,一邊留意起外頭差事︰“你說最近最得寵的是那穆秀女?”

    小太監聞言道︰“正是,還有個左秀女風頭也挺盛的,听說性子與雲美人有點像,長得又不賴,皇上連著留了兩夜。”

    劉公公小小的眼楮眯起,精光閃閃︰“左秀女?賢妃娘娘本家的人?”

    “左丞相家族一向子嗣單薄,左丞相是獨苗苗,拼命地納姨娘也就生了一個兒子和賢妃娘娘,那左秀女听說是左丞相選秀前兩月認的干女兒,改姓左。”小太監把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說出。

    劉公公酒也不吃了,理清其中干系,最後開口說︰“你留意穆秀女那邊情況,咱做奴才的,總要有條後路。”

    “徒弟明白,肯定將事情辦好嘍!”小太監連連應聲,繼續倒酒。

    一個月轉眼過去,自賢妃來過之後,再無其他人進熙華宮。禁足的時間也夠了,有心人都等著看雲美人復出,和新來的那幫人來個沖突什麼的最好了。可天不遂人願,卻听的雲綰容告病的消息,原本該給皇後請安的,這下去不了了。

    含笑的著急全表現在臉上,小主以前一年到頭沒見不舒服的,沒想到突然說病就病來勢洶洶直接躺床上沒法起了。檀青換了清水進來,擰帕子敷在雲綰容額上,觸到她滾燙的臉頰,抿抿嘴,道︰“含笑,小主似乎燒得比先前更厲害,我再去請太醫,你照顧好小主。”

    “你趕緊去,小滿,開水可弄溫了?過來喂小主喝點。”含笑擔憂地望著床上之人,明明太醫診過脈藥也喝了,為什麼會這樣?

    “含笑姐,水來了。”小滿捧著小碗過來扶起雲綰容喂水,卻沒喂進去,急道︰“怎麼回事,方才的藥小主還有意識能喝下去的。”

    含笑心里又急又憂,小主的汗發不出來,燒的臉都紅了,她一咬牙,道︰“你去找劉公公,讓他把高公公請來!”

    “噯,我這就去!”小滿撒腳往外跑。

    沒多久,檀青把太醫請了過來,還是之前請過的那位陳太醫。含笑皺皺眉沒說什麼,將雲綰容的手腕從被中拿出來,蓋上帕子方讓陳太醫號脈。

    陳太醫听了許久的脈象,眉心越擰越緊,松手問道︰“含笑姑娘,雲小主月前一直喝的是何藥?”

    “先前你不是問過了嗎,是調理氣虛體寒的藥湯!你若再有懷疑直接問馮御醫去,小主為何吃了藥反而燒得更厲害?陳太醫不先說說?”含笑壓低聲音,怕吵到主子,但語氣不怎麼好。

    陳太醫不將她不滿的表情放心上,提起毛筆想了許久寫下藥方︰“含笑姑娘,醫者父母心,老身敢拿人頭擔保上次的藥方絕無差錯。至于雲小主情況為何會這般,老身才疏識淺不敢下定論,若這副藥喝下去還不見效,你還是去求皇後,請太醫院院使來看罷。”

    陳太醫為難地嘆氣,不是他不盡心,實在是雲小主的脈象太奇怪,虛弱不穩、時緩時急,定是他學業不精看不出來啊。

    再次將陳太醫送走,三人繃住的臉無法松下。檀青對含笑說︰“含笑可是不滿我又將陳太醫請來?我也不想,但太醫院不知發生何事亂成一遭,一些還被刑部的人帶走,剩下的都不敢出診了。”

    “出事了?”含笑問。她不是那般捋不清的人,如今最重要的是把小主治好。

    檀青道︰“因為小主病著,所以我沒再去打探消息,不清楚其中緣故。不過太醫院動靜不小,怕不用多久宮中就會傳開。”

    此時小滿回來了,說沒見著劉公公,不知人去哪了。含笑轉身看著床上之人,攥緊拳頭匆匆離開︰“你們先給小主煎藥,我這去找馮御醫。”

    檀青張張嘴最終沒說話,馮御醫只給皇上看病,先前為小主看診煎藥已經破了規矩,她擔心含笑請不到。但小主病成這樣,試試也好。

    含笑一路小跑,去的卻不是太醫院而是御藥局。她滿身大汗喘著粗氣出現在門口時,有人抬頭一看,奇道︰“喲,含笑姑娘怎麼過來了,馮御醫不是說你不用再來拿藥嗎?

    喜歡六宮盛寵︰庶女為後請大家收藏︰()六宮盛寵︰庶女為後青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我們是簡體版與繁體版相結合的全本書屋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