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小說︰深宮造作日常 作者︰兜沒糖
    喜晴說完偷偷打量四周,見沒有人便小心出去準備離開。雲里霧里的含笑看了眼被強行塞進來東西,眼楮驀地睜大,驚恐憤怒猛地竄上狠狠撞擊她心頭。

    她手里拿著的,居然是個扎滿針的小布人兒,上頭殷紅血跡落下的八字,正是小主的生辰!

    含笑連忙抬眼追上找喜晴,她想問人偶的來歷,卻見喜晴一拐一拐的不正常的步子,想都不想上前將她拽住,壓著聲音問︰“喜晴,你的腳怎麼了?”

    “無事,我不小心在階梯上摔的。”喜晴抿嘴,掙開含笑的手︰“我听說雲小主病得厲害,不知道和這東西有沒有關系?你快回去將它處理了。”

    “你將話說明白!”含笑見她要走,急了︰“這是哪里來的?小主說那海棠花底的東西,是你埋進去的?”

    喜晴面露淒涼之色,慘然一笑,再次掙開她︰“含笑,你回去跟雲小主說,她猜想的都是我想告知的,我有說不出口的苦衷,若我再不回去,剩下這條腿也不能要了。”

    含笑被她周身的哀傷感染,怔怔地站住,眼眶驀地紅了︰“你……”

    喜晴沒有回頭,一瘸一拐地消失在拐彎處。

    究竟出了什麼事,讓喜晴說出那般的話?喜晴身上又擔負著什麼,小心翼翼連話都不敢說全?含笑捂著撲通撲通直跳的胸口,垂袖掩住手中東西,快步回了熙華宮。

    在殿內等候的檀青見她只有一個人回來,有點失望。她見含笑神色肅穆,忙問道︰“怎麼了?”

    “皇上出宮了,馮御醫伴聖駕出行,高公公恐怕也一起去了。”含笑嘆氣,她明白小主從知曉檀青身份起的時候便決定不疑心于她,于是將手中東西放在桌邊說︰“不過我沒白走一趟,檀青你看,是有人給小主下了咒呢。”

    檀青看見那扎滿利針的小人,大吃一驚︰“你從哪里找到的東西?”

    含笑直直看向檀青的眼楮,正色道︰“小主信你,所以我才沒想過瞞你。這是儀安宮雲婕妤身邊宮女親手交給我的。”

    厭勝之術,宮中明令嚴禁。人偶上除了八字還畫上一連串詭異符文,可見是精心準備害人用的。檀青道︰“這麼說,你認為小主的病是因為這個東西?”

    含笑微微沉默,道︰“我不知道你信不信道術巫術,但我是不敢大意的。雲府的老人都知道,有一年有個雲游的道人來雲府,指著小主的眉心說這娃娃三魂七魄不齊全,少了三魄活不過五歲……”

    “可小主如今不是依舊活著?”檀青皺眉。

    “是,活著。但檀青你不知道,此事雲府上下全封了口。小主為何活著?五歲時小主冬日落水已經斷氣,是道長設壇施法招了魂啊!”她還記得當年秦姨娘哭得眼楮都快瞎了,自己嚇傻了窩在娘親身邊。

    她不知道那個道長是什麼人,為何沒找他,他會兩次登門。她人小,卻清晰地記得那年明明是冬日,夜空居然漫天繁星光芒閃爍,京城足足吹了兩個月的風雪驟停。

    然後,小主活了。

    老爺問道長出手相救該以何為報,道長卻說小主命道金貴,救了小主對他道行大有裨益,不求其他。含笑當年人小听不明白,只記住了一句︰雲家三女,天命貴不可言。

    床上突然傳來急急咳嗽,含笑猛地從回憶中回神。她跑到床前,見雲綰容眉心緊擰臉頰通紅,咳得那般厲害卻沒有醒來的跡象,含笑的聲音都顫了︰“檀青,小主不能沾這種東西,快!把它燒了!”

    “含笑,你冷靜一點!你要想清楚,燒了這個人偶,那麼別人陷害小主的證據就沒有了!”

    “我看你是太冷靜了!”含笑猛地回頭,眼眶通紅流淚,大喝道︰“若小主出了好歹,找到陷害之人又有何用?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燒了!所有的事我擔著!”

    含笑的聲音帶著嘶厲,听的檀青心口都揪住。她嘆了一聲,尋來火盆點火,將人偶丟了進去。

    熊熊火焰轉眼將人偶吞噬,燒的一干二淨只余下空氣中飄蕩著的焦糊刺鼻味。

    煎藥回來的小滿進到里面,看著逐漸滅下的火,奇怪道︰“這是怎麼了?”

    “無事,小主的藥煎好了?我喂小主喝下。”含笑偷偷將淚抹去,接過小滿手中藥碗。

    也不知道究竟是藥起作用還是燒掉人偶起作用,到了晚上,雲綰容的燒慢慢退下,呼吸也平穩了。

    檀青望著床上沉睡的人,眼中波光涌動。

    兩天後,雲綰容睜開迷蒙雙眼,盯著床帳好久才慢慢起身。她感覺手腳虛軟無力,吃力撐著身子做起來。含笑就在外面,听到動靜連忙進來,連日的擔憂總算放下。

    “這是什麼時辰了?”雲綰容擋擋眼前刺眼光線。

    “小主,再過半刻鐘是午時,奴婢煨了粥,可要喝些?”含笑問。

    雲綰容點點頭,順手捋一下松散的頭發,卻發現頸間好像多了什麼東西。

    含笑見她盯著那物事看,解釋道︰“小主,這是檀青出宮去道觀求的桃木護身符,您這些日帶著別取下。”

    雲綰容揉揉發漲的太陽穴︰“檀青怎麼出的宮,皇後可知道?”

    “自然知曉的,小主您放心。”含笑替她穿好衣裳,便將溫熱的粥拿了進來。

    雲綰容將粥吃下,感覺胃里暖乎乎全身漸漸有了力氣,才問道︰“發生何事了,平白無事的你們也不會求什麼護身符。”

    雖說人偶被燒了,但含笑沒打算隱瞞,畢竟說出來能讓小主提高警惕,小心儀安宮那邊︰“小主您發燒了,怎麼治都退不下體熱。後來奴婢匆忙求醫時踫見喜晴,喜晴交給奴婢一個布人偶,上頭寫著小主生辰八字。小主應該還記得二夫人的交代罷?厭勝之物不能沾,奴婢自作主張將它燒了。”

    秦姨娘如今升為平妻,大家都改口叫她二夫人了。雲綰容當然記得娘親說的話,這次在燒的迷糊之際,她恍惚間又回到了那個鋼鐵森林、車水馬龍的文明社會。有些東西她不全信,也不敢不信,所以雲綰容點頭,說︰“然後呢?”

    喜歡六宮盛寵︰庶女為後請大家收藏︰()六宮盛寵︰庶女為後青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我們是簡體版與繁體版相結合的全本書屋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