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畫

小說︰深宮造作日常 作者︰兜沒糖
    “小主,這個不會是……”含笑支支吾吾、小生怕怕地盯著小瓷瓶。

    雲綰容見她一副盯看恐怖東西眼神的可笑樣,心中郁氣散了不少,輕笑道︰“這是醉心花的粉末,你又不是沒見過,慌什麼。”

    含笑長舒一口氣,傻傻地說︰“奴婢還以為是穿腸毒藥,還好還好。”

    雲綰容噗哧一聲笑了︰“你都想著什麼呢,雲君柔雖可惡但罪不至死,況且本小主前腳剛從儀安宮出來後腳她就掛了,不擺明了我是罪魁禍首。”

    “可是小主,如果喜晴將這東西交給雲婕妤……”含笑還是有點擔心。

    “本小主自然做好了十全的準備,才不會傻到為了雲君柔將自己搭進去。”雲綰容回到桌案前,提袖磨墨準備寫信。

    含笑覺得小主說話做事越來越難以捉摸了,想起雲婕妤最近情況,含笑將自己的猜測小聲地問出來︰“小主,雲婕妤的病……”

    “算不上病,含笑你可知曉醉心花的毒性?”雲綰容淡淡道︰“雲君柔如今心神恍惚是因為醉心花所致的幻覺,本小主猜測當年二姐的死與她脫不了干系,估計她在幻象中看到的就是二姐。至于晚上惡夢,大多是她時常想起自己做的不干淨的事情,日有所思心里作怪。”

    含笑大驚失色︰“小主,醉心花有毒?不行,奴婢趕緊挪開它,還有小滿,伺弄花草時要小心……”

    雲綰容被她緊張的樣子逗樂,寬慰道︰“含笑不必著急,凡事有兩面性,你瞧紅花這類藥材會落胎,但同樣能入藥救人是不是?醉心花也一樣,你且放寬心。”

    含笑听完才覺自己反應過激,臉色微赧︰“奴婢鬧笑話了,但小主你是怎樣將東西弄進儀安宮的,可有留下證據在那邊?”

    蛛絲馬跡?雲綰容想了想,加料的香燭被雲君柔用完了,添了東西的畫像被雲老夫人用火燒了,小佛堂窗門一開,空氣通透味道也消散了,沒什麼能讓人拿住把柄的。

    想起雲老夫人的那把火,雲綰容幸災樂禍地笑了。雲老夫人,你也算幫我做了件正事,干得漂亮!

    事兒都完了雲綰容不想再說出來讓含笑擔憂,便道︰“放心,一切按計劃進行著。”

    計劃?含笑眼神一亮,這麼說小主還有後招?她就說了,雲婕妤成天不想小主好過,小主怎麼可能只讓她迷愣惡夢睡不好這麼簡單!

    含笑將磨墨的活兒接過來,雲綰容提筆寫信,滿滿地寫了兩頁,裝進信封用火漆封,等檀香回來便送出去。

    雲老夫人什麼時候走的雲綰容沒去留意,安安靜靜呆在熙華宮,轉眼又過幾日。

    這日,雲綰容午休醒來便看見檀青小滿含笑三人齊齊聚在一起,屋里擺滿了布料。雲綰容上前翻看,隱約記得好像都是皇上之前賞賜下來的。

    “這是作甚?”雲綰容奇道。

    “小主您醒啦?”小滿笑眯眯道︰“含笑姐說要給小主做衣裳,讓奴婢兩人出出意見呢。”

    做衣裳?宮里不是有專門制作宮裝的地方嗎?

    含笑看出雲綰容眼中疑問,興致盎然地說︰“小主雖有不少宮裝,但皇上賞賜的緞料放庫房也是浪費,若制成衣裳穿在小主身上,沒準皇上回來看著高興呢。”

    雲綰容瞧著那些緞料的各種粉,癟癟嘴道︰“粉紫淡青顏色倒還好,這一半數目的粉紅算什麼事。”

    “小主,粉色最襯您膚色了,況且小主年輕穿著好看。”含笑的熱情無法抵擋,放下手中花樣冊子興致勃勃地問雲綰容︰“小主的畫極好,不如您描些新的樣式讓奴婢繡?”

    三人中含笑的女紅是最好的,小時候她專心學過,平日無事時常繡繡花草,不曾怠慢了功夫。雲綰容拿她的滿臉歡喜沒辦法,想了下便答應了︰“你去找些細長碳條做成的炭筆,本小主畫些給你們瞧。”

    含笑噯了聲便出去找了,至于小主為什麼不用毛筆都沒過問。在她心里,小主做什麼都是有她道理的。

    等到含笑帶東西回來,雲綰容接過手畫了幾道祥雲紋彩,簡約耐看。她對繡花的樣式沒什麼研究,見含笑總是提起那幾匹粉色綢緞,便隨手畫下桃花,有一枝簇的,有一朵朵的,還有飄落的桃花瓣。

    果然,含笑一看就有了大致想法,拿著那紙張興沖沖地擺弄。

    雲綰容淡淡笑了,抬眸間看見檀青安靜裁剪的樣子,心中一動將她畫下。

    認真干活的檀青老是感覺小主在看她便往雲綰容看去,見她手中動作不斷,碳條左右上來描繪,便好奇上前。這一看,檀青可不止驚奇了,還萬分訝異︰“小主,你這是在畫奴婢?”

    那紙上已經畫了小半,瞧得出畫像逼真的樣子。檀青瞅了瞅黑漆漆的碳條,這東西還能這樣玩?還有小主作畫的功底真厲害!

    “可喜歡?”雲綰容又畫了半響,紙上之人眉眼清晰起來,不是檀青又是誰。

    檀青認真想了想︰“怪逼真的,小主,這叫什麼?”

    “素描,不過宣紙畫出來的效果不是最好的。”雲綰容淺笑道。

    檀青咋舌道︰“奴婢還是第一次見著,不過這畫雖然稀奇,但奴婢還是喜歡小主作的芙蓉圖多些,瞧著也精致。不過論真實,還是小主眼前這張更勝一籌。”

    “你說的不錯,那芙蓉圖是工筆畫,眼下這張雖然新鮮,但更多人偏愛毛筆所作畫像的意蘊。”雲綰容又描繪了一下便收筆,將畫像遞給檀青笑道︰“這個給你罷,畫著玩玩。”

    檀青喜笑顏開地接過,小主的墨寶,收起來肯定沒錯。

    雲綰容垂眸輕笑繼續作畫,作畫的手法千萬種,新鮮的東西卻不一定是人人都接受的,所以她沒把素描當作驚艷全場必勝的東西亮相,搞不好會弄巧成拙。況且作畫隨的是心境,太過功利性反倒不美。

    瞧著那堆緞料,雲綰容突然想起了往南方去的齊琛。听說南方洪災,不知嚴不嚴重,天氣這般熱莫要起了瘟疫才好。雲綰容腦子里想起這個人,手上便直接畫起了他的模樣,修修改改總覺得沒能將那廝的氣質描出,氣餒地將畫擱在一旁。

    喜歡六宮盛寵︰庶女為後請大家收藏︰()六宮盛寵︰庶女為後青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我們是簡體版與繁體版相結合的全本書屋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