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東施效顰

小說︰深宮造作日常 作者︰兜沒糖
    小滿去沏了茶進來,瞥見案上畫像,偷偷笑道︰“小主想皇上了?”

    這點程度的調侃雲綰容可不會臉紅,她挑挑眉道︰“怎麼,若本小主說想了,你能直接將皇上弄過來?”

    小滿忙不迭地搖頭︰“奴婢可沒這般大能耐呢,不過小主,你多畫些,等皇上回來讓他看到,才知道小主的一片相思之苦啊。”

    雲綰容正放下畫筆喝她送來的那杯茶,險些把自己給嗆到。

    “小主忍忍,等皇上回來肯定會來熙華宮找小主的!到時候再那啥那啥什麼的,生個小皇子小主就不會再寂寞了。”小滿十分肯定,還狠狠點頭似乎在印證自己的說道。

    雲綰容︰“……”我看起來有那麼的饑渴難耐?

    小滿越說越覺得有道理,完全沒看見自家主子額上黑線︰“雖然皇上要去一兩個月的,但如今也過了好些天……哎呀,不行了,奴婢趕緊去幫含笑姐做衣裳,定要把小主打扮的美美的讓皇上一看就丟了神,想想都好興奮!”

    “……”小滿,你就這點志向?

    雲綰容一聲清咳,放下茶杯幽幽道︰“小滿啊,若石嬤嬤听到你的話,會不會忍不住捉你去教教規矩?”

    小滿頓時大驚失色︰“小主,奴婢這就去忙!”學規矩什麼的,大半個時辰一動不能動,簡直是折磨人!

    熙華宮的小日子過得安安靜靜的,雲綰容不出去,也沒不相干的人來打擾,日子過得飛快。

    閑暇之余雲綰容養花作畫好不悠閑,熙華宮偏殿內的盆景花草被大變動一次,擺放的栽種的位置大大小小被挪動,窗前那株蔦蘿花也被移栽到外頭。期間賢妃听說此事,干脆揮手讓人把永福宮的蔦蘿花也送去了熙華宮。賢妃不喜歡此花種,小小的花骨朵兒,一點都不富貴艷麗。

    雲綰容的畫也作得更加熟練了,閑來無事見外頭花兒嬌艷動人,便將它描成素描,一張又一張的看起來十分有成就感。想起之前齊琛的畫像畫的不如意,雲綰容又描了好幾幅,壓在一堆畫中沒讓含笑等人看見,免得被笑話。

    這日,賀丹娘和余清齊齊上門,後宮日子無趣,兩人不約而同地想起來找雲綰容說話。

    “呀,兩位姐姐來了?快快請坐。”雲綰容上前相迎。

    賀丹娘眼尖,瞥見雲綰容袖口微微墨痕,笑道︰“妹妹是練字還是練畫去了?”

    雲綰容順著她的目光也看見了那點墨汁︰“讓姐姐們笑話了,不過是為了消磨時日。姐姐過來前也沒知會一聲,妹妹沒換身衣裳怪失禮的。”

    “你我姐妹,何須介意這種東西。”余清莞爾一笑。

    賀丹娘也跟著逗趣她︰“妹妹可是皇上心頭寶,哪用得著消磨時間。你這般說,我和余姐姐都不好出聲了。”

    “姐姐你看,賀姐姐又在笑話妹妹了!”雲綰容直接往余清那湊,余清咯咯直笑。

    三人一起說話玩鬧的次數越來越多了,後宮的人直接將她們三人劃為一黨,雲綰容听完也就只是笑笑,不置可否。

    “今個畫的是什麼?上次見你畫的錦鯉戲水挺美的。”余清好奇地往案上瞄。

    “這回畫的是柳湖。”除了貼身的宮女,雲綰容的素描沒讓外人看過,正巧今日畫的是水墨湖柳,也不怕她們看。

    幾人看得來勁,突然听聞外頭傳進道嬌聲,小滿攔不住人,慚愧地進來請罪。

    “喲,幾位姐姐好雅興,都在賞畫呢。”左伶抬腳就進來,儼然自個是這里的主人般。

    余清的眉頭皺了皺,對不請自來的左伶有些不滿。這人憑著皇上那丁點不可捉摸的歡喜得意到現在,怪丟人現眼的。

    賀丹娘則是因為她的不懂規矩而心生不悅,要知道屋里三人個個品級比她高,沒雲綰容同意就闖了進來,誰給她的膽子?

    雲綰容笑了笑︰“沒管好身邊宮女,讓兩位姐姐見笑了。”

    “綰容妹妹無錯,你身邊宮女都是極好的,但也只是個宮女,主子一個心思想硬闖未必攔不住,我們明白。”余清說道。

    左伶一听,覺得余清明顯是在嘲諷自己。好嘛,這不是都在針對自己嗎?她撩撥了下鬢間碎發,動作那個叫風情嫵媚,可惜里頭全是女人沒人欣賞。她睜著雙大眼,明知故問道︰“姐姐們見到伶兒好像不太高興?還望姐姐們莫怪,伶兒在閨中就是這般性情,一時間改正不過來。”

    閨中性情?那個進了宮的還敢搬出閨中那一套!賀丹娘涼涼地望著她︰“進宮前都有嬤嬤教導,原來妹妹沒學進心,用不用去找皇後再為你請一位嬤嬤?”

    左伶一噎,瞥了眼雲綰容,居然學起她漫不經心的模樣,笑意嫣然︰“謝姐姐關心,可皇上最喜歡我這性子。”

    含笑檀香小滿三人陪在雲綰容身邊的時間最長,也最了解雲綰容的言語舉動,她們听著左伶說話的語氣和動作,原本還覺得哪里不對,如今听到她那句“皇上最喜歡”,臉色瞬間如吃蒼蠅般難看。

    這左小主是不是有毛病啊?為啥覺得她是在模仿咱小主?可是她家小主沒這麼傻缺啊,除了愛在皇上面前作死,在別人跟前可規矩了!

    雲綰容當然也覺察到了,想著試探試探對方戰斗值,于是嘴角輕勾漫不經心地挖了個坑,道︰“來者是客,坐吧。”

    左伶得意地朝賀丹娘挑挑眉,真當不客氣地坐在檀木椅上,身子懶洋洋無骨似地往椅背一靠,十足十就是雲綰容嬌倚軟塌的動作,若有一把團扇在手,估計還得扇上兩扇。

    雲綰容神經一跳,不知該氣該笑了。我說左寶林你特麼的不敬業啊,模仿也是技巧,但有在本尊還在的前提下跑她面前模仿她做派的嗎?

    就不怕東施效顰?

    艾瑪,不得了了,後宮什麼風水,居然又長出朵奇葩!

    雲綰容突然心癢癢,好想看這貨怎麼死的啊咋辦!

    喜歡六宮盛寵︰庶女為後請大家收藏︰()六宮盛寵︰庶女為後青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我們是簡體版與繁體版相結合的全本書屋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