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妥妥的滅火神器

小說︰深宮造作日常 作者︰兜沒糖
    高德忠瞅了瞅皇帝背影,顛顛追上去前還不忘自言自語︰“唉,也不知皇上想啥,回來也不歇息直接往毓襄宮去,該不會怕有人被欺負了罷?”

    回想起皇上出現的時間實在湊巧,該不會是怕她吃虧罷?雲綰容心頭一動,瞄瞄齊琛,裙擺一提快步跟了上去。

    一到殿內,高德忠乖覺地站在外頭听候吩咐,齊琛轉身看見亦步亦趨的雲綰容,眉頭皺了皺,倒沒說其他。

    雲綰容心頭一定,還好還好,皇上雖然氣極但理智還在,她的小命無憂了。她連忙翻出一套干淨衣裳,想想又覺得不對,于是問道︰“皇上,您要先沐浴更衣還是先用膳?”

    齊琛不回答,往殿西側去了。

    雲綰容無奈跟上,皇上心情不爽利,要理解!等她跟著齊琛停住步伐,放眼看去才知道這是要沐浴。只見眼前一個升騰著水汽的浴池,雲綰容趁齊琛不注意伸手探了下水溫,暖的。

    她驚訝著上次留在乾和宮時居然沒發現還有個這樣地方,池子一看便知是精心打造的,瓷玉瓖嵌尊貴堂皇,一側的屏風雙面繡騰飛金龍,翻雲覆雨栩栩如生欲飛躍而出般。

    但現在可不是詫異的時候,雲綰容垂首斂眉上前伺候更衣,細心謹慎地解開腰帶脫下他外衣,不敢有半分越矩的動作。等到脫下中衣,雲綰容瞅瞅浴池子,又瞅瞅眼前之人,眨巴眨巴眼繼續剝他衣裳。

    當她為難這褻褲該怎麼辦的時候,齊琛突然抬起她下巴,目光在她臉上掃了一圈,直把雲綰容看得心肝兒發顫。

    “今日翎祥宮那是怎麼回事?”齊琛冷不丁地問話。

    雲綰容怔了怔才反應過來齊琛是問她溫充儀流產之事,不愧是當皇帝的,心理承受能力夠強,她還以為皇上會避談溫充儀呢。溫充儀流產一事疑點多多,雲綰容不曾隱瞞,將經過一一道來,齊琛听的眉頭迭皺。

    “皇上,妾身在毓襄宮的話並非全為自身辯白,妾身真的覺得事情挺蹊蹺的。”雲綰容說完又加了句。

    齊琛下了浴池,半晌才說︰“此事你莫要再管,給朕在熙華宮好生呆著!”

    雲綰容努努嘴︰“妾身明白,皇上,妾身服侍您洗發。”

    也不管齊琛答不答應,雲綰容直接上前蹲下解開他束起的發,舀水輕輕淋濕揉洗。齊微闔著眼,漫不經心地問道︰“朕離宮後,雲美人都做了甚?”

    明明眼前之人閉著眼楮面無表情,雲綰容偏偏從他語氣中听出種“老實交代不然朕有你好看的”的威脅,吶吶道︰“皇上離宮後妾身大病一場,光躺床上了。後來祖母進宮讓妾身去了趟儀安宮……”

    “嗯?”

    雲綰容被他嗯得心抖手抖險些拽下幾根頭發,汗吟吟道︰“皇上,妾身不想去儀安宮的,雲老夫人非讓妾身去。不過大概是妾身嘴笨,最後好像氣著雲老夫人了……”

    “可氣死了?”眼前人幽幽反問。

    雲綰容這會渾身一顫真的拔下了幾根毛,黑溜的眼珠子大睜,連忙裝作無事繼續揉,干笑道︰“妾身能耐不夠,那……那個……沒死。”艾瑪,要是雲老夫人听到皇上您的話,估計直接嚇死了,皇上您是有多想弄死別人啊!

    “雲美人,你的爪子又不想要了?”齊琛陰惻惻道。

    雲綰容淚奔,不就不小心拔你兩根毛麼。想起之前的蔣太醫,九族說誅就誅啊!她小心打商量道︰“皇上,妾身的爪子可好看了,你就留著?”

    說罷雲綰容伸出手左右晃了晃,誰知齊琛毫無預兆地將它抓住,用力一扯拔蘿卜似的把人拽水里去了。雲綰容悲催地嗆了兩口水才掙扎出水面,摸干臉上水跡欲哭無淚。

    逍遙久了居然忘了這廝隨時抽風的屬性!雲綰容可沒想著青天白日玩鴛鴦浴啊。待她瞅著池邊打算如何溜走時,擦背的巾子兜頭兜腦地將她腦門罩住。

    齊琛欣賞著池中蹦糾結的落湯雞好一會,心中陰郁總算散了點,嘲聲道︰“還不給朕擦背,就你這呆頭呆腦的模樣還說伺候!”

    雲綰容一听他不耐煩的語氣,居然覺得皇上總算正常了!看,抽風毒舌愛找茬的皇上,才是她認識的那個皇上嘛!雲綰容顛顛地上前擦身討好道︰“皇上累不累,妾身給你揉揉?”

    齊琛眼楮一眯︰“雲美人,又打什麼餿主意?”

    雲綰容動作一頓,腆臉笑著︰“皇上啊,差不多該用午膳了……”

    “……”齊琛有一瞬間領悟到什麼叫無語,他突然懷疑雲美人跟著來乾和宮原本是不是打著蹭飯的主意?

    要問雲綰容最愛什麼,陪皇上用膳絕對是其中一項。皇上啊,菜式不帶重疊一道道擺滿桌,是小小美人的飯菜能比的嗎?再加上皇帝的縱容,絕對能吃個飽!

    艾瑪不對啊!雲綰容擦背的動作一頓,自己過來好像不是為了這個來著……

    雲綰容的思維跳躍得太快太遠,齊琛斜睨她一眼懶得鄙夷。

    給皇帝穿好衣裳,那廝就獨自出去了,留下個衣服濕答答的雲綰容傻眼了,直到含笑捧著衣裳進來雲綰容才能出門。

    高德忠的一張老臉看向雲美人,發出前所未有的善意笑容,直叫雲綰容莫名其妙。高德忠那是興奮啊,看!咱家說的沒錯吧,瞧皇上出來時臉色大好,雲美人出馬,妥妥的滅火神器啊!

    午膳時,齊琛倒沒有為難雲綰容,雲綰容讓高德忠等人撤下自己伺候皇上用膳。高德忠還怕皇上甩個脾氣尾巴呢,一听,忙不迭撒手不管走人了。

    一路南下時間匆忙,估計皇上真的累壞了,消了食便去午休,雲綰容猶豫著跟上。

    兩人並肩躺下,雲綰容闔眼裝睡,直到身邊傳來輕微鼾聲才睜開雙眼小心起身,躡手躡腳地打算下榻。誰知她剛一動,手腕突然被攥住,齊琛皺眉動了動身子,把雲綰容嚇得不敢動。

    喜歡六宮盛寵︰庶女為後請大家收藏︰()六宮盛寵︰庶女為後青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我們是簡體版與繁體版相結合的全本書屋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