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7章 這才是煉藥師!

小說︰霸天祖龍決 作者︰歲月如水流
    雲蒸霞蔚手法,被龍騰空使用的得心應手。

    婁大師看到火焰在丹爐上面結出來九瓣火焰蓮花,這是雲蒸霞蔚手法使用到極致的一種表現。

    “他才多大?十四歲啊,怎麼可能這樣純熟的使用火焰。”婁大師再也掩藏不住自己內心深處的震撼。

    他也有師承,是引以為傲的靈符殿的師承。

    他練習自己煉藥手法時候,一種手法都需要三年時間。

    雲蒸霞蔚手法,比起來他的所有手法,都要難上多少倍。

    沒有幾十年甚至是上百年時間,絕對難以這樣神奇的控制火焰。

    這小子煉藥是怎麼學習的,他的老師難道是掌控這一片九重天諸天萬界的洪荒祖龍不成?

    他看著龍騰空的眼神變得更加專注。

    這是最好的學習機會。

    龍騰空沒有注意這些。

    心神沉靜,一片空靈。

    就算是煉制最低級的藥物,他也喜歡把藥物做到最好。

    這是一個習慣,一個精益求精的習慣。

    一把藥物抓出來,縈香草朝著丹爐中撒去。

    一百二十株縈香草,像是天女散花一樣,被灑落到丹路當中。

    當婁大師用自己的精神力感知到這些藥物的時候,再一次震撼了。

    這些藥物就像是擺放的一樣,整整齊齊。

    這是什麼樣的手法?

    他沒有見過,也沒有听說過。

    原本以為對這小子夠高看了,現在才知道自己見到的還真是這小子的一鱗半爪。

    突然間他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我日了,這小子一下子煉制一百二十株縈香草。

    要知道煉藥就是要看藥師的精神控制,每一種藥物的提純,都需要煉藥師的精神關注,一個不好,火候沒掌握好,丹藥報廢。

    難道說這小子精神力可以一下子分成一百二十多份不成?

    龍騰空笑了︰“婁大師,您也看出來了,這種手法叫做雲蒸霞蔚,雲蒸霞蔚手法的作用或者是最大好處就是這一個丹爐中每一個地方的溫度絕對一樣。所以不存在一心百用的情況。”

    婁大師心中忽然一動,龍騰空為什麼讓自己觀看他煉藥,並不是他要炫耀自己,而是對于自己的一種提點。

    這小子就不怕自己學會了他的傳承。

    要知道,神州大陸藥師尊貴,一是因為藥師要求有一定的天賦,二是,藥師這種傳承。

    每一個藥師對于自己的傳承看的比自己的命還貴,誰願意把自己的傳承交給別人。

    今天就見到了龍騰空這小子這樣子放開胸懷,讓自己學習,並且還在提點自己。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他說的升靈丹合作,不單單是他自己煉制啊。

    還真有可能交給自己。

    龍騰空煉藥的手法,如同是精彩的魔術表演,像是大師的舞蹈,充滿了美感。

    就連不會煉制藥物的馮瑞生都感覺到心曠神怡,雲瑞芝更是看的入了迷,她不是沒有見過高階煉藥師煉藥,八品藥師煉藥都見過。

    但是還真沒有見過這樣行雲流水,瀟灑自若煉藥的煉藥師。

    開火、放藥、剔除雜質、收取精華、合成藥物,每一步都是這樣玉潤珠圓,每一步都充滿了美感。

    比起來自己家族那些老古董煉藥都要神奇的多。

    藥爐中的縈香玉露膏,分成了一百二十份。

    龍騰空手臂一甩,一百二十個玉瓶,一溜排開。

    精神力充滿了藥爐,一百二十份藥物,忽的從丹爐中飛出來,排成一排,落到玉瓶中間。

    再隨手一甩,一百二十個瓶塞蓋住了玉瓶。

    縈香玉露膏煉制完成。

    婁大師拿起來一瓶縈香玉露膏,嗅一嗅,看一看,他知道這就是一種不上品級的療傷藥物。雖然說不上品級,丹藥能量被提取的精純無比,搭配的比例十分合理,這藥物比起來一品丹藥不遑多讓。

    呼,龍騰空長長出來一口氣,笑著問道︰“老哥哥,這藥物比起來鄭家的止血膏如何?”

    婁大師一副恨鐵不成鋼模樣看著他︰“你拿這藥物和鄭家的止血膏相比?你這是在侮辱自己的煉藥水平還是在侮辱你自己的丹藥啊。”

    “這一瓶丹藥,他們鄭家的止血散,十瓶一百瓶,也不和他兌換啊。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這藥物不但療傷,並且美容是也不是?”

    婁大師畢竟靈符殿出來的人才,這麼多年在丹藥界摸爬滾打,對于藥物的認識,絕對是一流的。

    龍騰空笑著點頭︰“不知道你們這里有沒有臉上有傷疤的美女,我可以免費送給她一瓶,讓她試一試。”

    雲瑞芝拍拍手,一個侍女進來,萬福問道︰“小姐有什麼吩咐。”

    雲瑞芝微微一笑,煉藥室都變得亮堂起來︰“去把小鶴找過來。”

    “是,小姐。”侍女迤邐離開。

    過一會,一個長腿高個白淨的女子施施然進入到煉藥室來,前凸後翹的身材十分美麗,一頭長發流瀉到身後。

    一看就是一個美人。美中不足左臉上一道傷疤,讓她變得有些猙獰。如同是一個羅剎一樣。

    “小姐。”

    雲瑞芝笑眯眯看著小鶴︰“你臉上那一道劍傷,現在還有疤痕,這是一瓶藥物你用一下試一試?”

    小鶴躬身施禮,接過來,慢慢退下去。

    馮瑞生驚訝地發現,這一個小鶴居然和自己父親一樣的武道氣息傳過來。

    那一股威壓,絕對是和自己父親收攏威壓時候表現一模一樣。

    難道說這一個小鶴就是一個五星武師不成。

    這一個靈符殿到底有多深的底蘊。

    小鶴出來,微微一笑,把小小玉瓶放在胸前。不管有沒有作用,起碼來說小姐的這一片心意自己明白。

    雲瑞芝笑笑︰“這個小鶴是我的貼身侍女,三年前為了保護我受傷,臉上留下來那麼大的傷疤。女孩子誰不愛美?既然龍大師說這東西可以美容,我就讓她試試。真好了,就把她送給龍大師做丫鬟。”

    龍騰空撓撓自己的後腦勺,說實在話,前世一萬五千年都是在修煉中度過,為了登上巔峰,每一天除了戰斗就是修煉。

    不是沒有道侶,那些道侶都是看在自己修為份上,自動貼過來的。

    他們之間的雲水之情,也是因為練功。

    因此在面對雲瑞芝這樣調笑時候,居然顯出來一絲羞澀。

    “嗯,”婁大師都有些吃驚,這位年輕人處處給自己驚奇,不自覺的把他當做了和自己一樣甚至比自己要高的人物。

    幾乎忘了,這小子是一個青春少年。

    在男女之間居然是這樣靦腆。

    看到龍騰空這樣子雲瑞芝也感覺到一絲絲異樣在心中顫動。

    氣氛一時間變得有些曖昧起來。

    龍騰空微微一笑︰“雲姑娘,你就不怕我欺負她。”

    雲瑞芝笑了︰“欺負她,哼哼,看你怎麼欺負她?如果不像話,哼哼,我們也不是好惹的。”

    “額,這不是請來了一個姑奶奶啊。”龍騰空也調笑說道。

    練好了靈紫丹,馮家主才過來。

    拿出來所有藥材,對婁大師說︰“大師,現在還差六種,不知道能不能給配齊。”

    婁大師看著藥物,笑呵呵說道︰“這六種藥物我們還有。”

    龍騰空拿出來兩枚精元丹,服用到嘴里。他畢竟是武徒,雖然說比起來一般般的無圖強悍十倍不止,就算是一些三星武士也沒有他的元氣充沛。但是,煉藥的確消耗過大,只有用精元丹補充能量。

    就在這時候,婁大師一把抓住了龍騰空的手,激動地盯著龍騰空︰“小老弟,這這可是精元丹?”

    馮坤都是一愣,精元丹有什麼稀奇的,不是那里都有精元丹麼,一枚這樣的丹藥,也用的著這樣激動。

    當他的目光落到了龍騰空的精元丹上,他也睜大了自己眼楮。

    潔白無瑕,如同冰雪雕琢,白玉雕刻;玉潤珠圓,晃同是琉璃,沒有一點瑕疵;清香撲鼻,聞一下都是心曠神怡。

    這絕對不是一般般見過的精元丹。

    這樣的丹藥比起來一般般的精元丹好上無數倍啊。

    “兄弟,這精元丹中的雜質你是怎麼完全剔除的?”婁大師驚訝問道。

    于細微處見功夫,龍騰空今天一次次帶給自己驚嘆。

    就這樣一枚小小的精元丹都是這樣的與眾不同。

    要知道沒有雜質的精元丹,武士服用後,能量全部吸收,不存在雜質沉澱,就沒有一點點後顧之憂,沒有還要練功排除雜質的麻煩。

    對于修煉的提升,甚至對于身體的改善都是顯而易見的啊。

    龍騰空笑著說︰“老哥哥,回來有功夫了,我們好好交流交流。”

    婁大師眼楮都亮了。

    交流交流,也就是說這小子能夠把這種丹藥的提純秘密交給自己啊。

    婁大師感覺到一股子喜悅充盈在心中。

    對于煉藥師來說什麼最幸福,那就是煉制出來最好丹藥時候,藥物煉制有了提升的時候啊。這小子怎麼就一步步,帶給自己這麼多的驚喜啊。

    服用過後精元丹,盤膝打坐。

    半個時辰。龍騰空睜開眼來。

    如同一道電光在煉丹室劃過,室內都是一亮。

    龍騰空對婁大師說︰“老哥哥,你來掌管火候如何?”

    婁大師點頭,他知道這一次煉制雲心離分丹和剛才煉制的縈香玉露膏不一樣,這是真正的二品丹藥。

    二品丹藥就需要更大的火力,也就是說元氣輸入加大。這小子現在雖然說八脈武徒,還不足以制成這樣的煉丹。

    當然這也是一次絕好的學習機會,他怎麼能放過。

    ||
我們是簡體版與繁體版相結合的全本書屋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