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6章 備戰丹藥大賽

小說︰霸天祖龍決 作者︰歲月如水流
    這些被邀請過來人,都是黃池城的頭面人物,現在看到馮家和靈符殿幾乎上同時出現,來給龍家捧場。以他們的頭腦,誰不知道這事情的深淺。

    雖然說這些人在鄭家他們走後才出現,但是誰相信他們是在鄭家他們走後才來。

    兩家幾乎同時出現,別人前腳走他們後腳來,打死也不相信這是一種巧合。

    這說明龍家和他們之間的關系不是僅僅是一塊田地那樣簡單,如果僅僅是那一塊藥田,恐怕不足以讓靈符殿這樣出面。

    這些年來靈符殿可曾做過一次這樣的事情?

    就連鄭家也是一樣。

    想一想千丈峰下,他們三方硬生生訛詐了鄭家三家一百五十萬神州幣。

    現在又搞了這一出戲,原來剛才大兵壓境的時候,龍家人絲毫不亂,原來是心中有底。這才知道龍家底蘊的深厚。

    和靈符殿、馮家人寒暄過後,龍家人陪著這些人來到了天香樓。

    六大長老在酒席上招呼這些客人。

    龍天和龍騰空他們陪著婁大師、雲瑞芝姑娘、還有叫做小鶴的美麗女子、馮坤,六個人一桌子。

    賓主落座,馮坤哈哈大笑,他伸出來自己的手指頭對著龍騰空說︰“高高高,實在是高。鄭化可是被你害苦了。以後不但不能再黃池城賣那兩種藥物,連同藥店都要輸給你了。”

    “最讓人氣憤的是,你小子不花一個大子,就把城主真正的拉到了自己的戰車上。這樣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手段,我是佩服了。”

    龍天都是一愣一愣的,要說但要比賽,他對龍騰空有希望,但是卻不敢想他真的能夠勝利啊。怎麼看馮坤這樣子好像自己的孫子一定勝利一樣。

    看來自己對孫子了解還是少了一些啊。

    大家揮霍談笑,不亦樂乎。

    突然間就看到雲瑞芝笑眯眯對著龍騰空說道︰“龍大師你的縈香玉露膏效果真好,你看看小鶴臉上現在幾乎上看不出來原來的疤痕了。”

    小鶴站起來,身材苗條,高高的個子,瓜子臉盤,一雙水靈靈的大眼楮忽閃閃透著精明。是百里挑一的美人。

    雖然說和雲瑞芝比起來,沒有小姐這樣靈動絢麗的美,但是絕對是不相同的兩個方面。

    雲姑娘帶著一股高貴的氣質,一看就是大家閨秀,大家風範;那小鶴就是小家碧玉,溫婉可人;如果雲姑娘是一副美不勝收的絕世圖畫,小鶴就是一片溫馨的風景。

    小鶴看著龍騰空笑眯眯萬福。

    “多謝龍大師妙手回春。”

    如同是泉水叮咚,珠落玉盤的聲音,十分動听。

    龍騰空笑呵呵︰“不必客氣不必客氣,小鶴姑娘請坐,請坐。”

    雲瑞芝笑了,這一笑整一個屋子都亮了,每一個在座的人都覺得心情豁然開朗︰“龍大師,還記得你給小鶴時候,我給你說的事情吧。你可不能夠反悔哦。”

    小鶴听到這話,俊美的臉頰上浮現出來一片紅暈。

    龍騰空突然變得不自在起來。

    他臉上也有了一絲絲紅暈,撓撓自己的腦袋︰“額,這個,那只是玩笑,做不得真的。”

    馮坤笑臉盈盈,只有在涉及到男女時候,這小子才會顯出來他的不成熟,有些靦腆。其他時候,這小子都給人感覺高深莫測,掌控一切的大氣。甚至是無所不能,洞察人心的感覺。

    雲瑞芝的臉色豁然冷下來,屋子里似乎一下子黯淡了許多︰“龍大師,這不是我要把小鶴送給你。而是當年小鶴為我受傷時候,我們曾經立下來一個誓言,誰把小鶴容貌恢復了,他就是小鶴一輩子追隨的人,當然,也可以是一個通房丫頭也好。”

    “如果龍大師嫌棄小鶴材質粗陋,可以讓小鶴當做你的丫鬟服侍你。我們是立過天道誓言的。”

    額,還有這樣子的事情。

    龍騰空還說什麼?

    美女倒貼,不是給你做正室,而是作為通房丫頭,就算是不是通房丫頭,做一個伺候你的丫鬟,人家也是無怨無悔。

    這樣的事情,別人打著燈籠難找,龍騰空卻是有些為難啊。

    不是嫌棄小鶴身份底下,從雲瑞芝對她的態度來說,絕對是當做姐妹看待的。小鶴的模樣那是一流的,在黃池城也是數得著的美女。

    腿長、波大,要身材有身材要臉盤有臉盤,並且還是武師修為。

    只是龍騰空知道自己的未來就不在這黃池城,甚至說一句大話,也不在這神州大陸。

    自己這一輩子注定要沖上九重天,創造一代傳奇啊。

    那怎麼處理小鶴這位美麗的姑娘。

    “這個,是不是有些,那個不妥當啊。”龍騰空訕訕說道。

    龍天哈哈大笑︰“妥了,我孫子正缺少一個服侍的人,小鶴姑娘如果能夠過來,真是求之不得啊。”

    開什麼玩笑,人家小鶴怎麼說也是靈符殿雲姑娘的好姐妹,來到龍家這不是把龍家和靈符殿再次拉近了關系。

    這個臭小子,還支支吾吾,如果惹惱了人家,事情還真不好收場。

    “我這個——”

    馮坤笑著說︰“龍大師,如果您真的不願意要,這樣子好不好,我給我兒子做主,小鶴就是我們馮家公子的正室。”

    龍天哈哈大笑︰“馮家主,那要看人家姑娘的意思啊。”

    小鶴拿起來酒壺來到龍天身邊,盈盈萬福︰“謝謝家主成全。”

    吱——

    龍天連打哏兒也沒有就把一杯酒喝下去了。

    三杯過後,小鶴又來到龍騰空身邊︰“少爺,我給您也倒一杯。”

    龍騰空搖搖頭,萬般無奈,只好喝下去。

    他們這邊喝酒,鄭家那里也在喝酒。

    咕嘟嘟,鄭化給趙大師倒了一杯。

    這一杯子都有一大碗。

    “來,趙大師,我們干了這一杯。”

    鄭化眼楮通紅,心中是火燒火燎。

    偷雞不成蝕把米,想要打倒龍家,在龍家臉上狠狠地踩,結果卻是事與願違。

    讓龍家踩著自己的臉膛成名了,並且還失去了止血散和增力丹的出售權。

    這一股子郁悶,讓他有想要殺人的沖動。

    但是,他也無奈,神通廣大的鄭家主,這時候也沒有什麼好辦法。

    只有一個名字讓他記恨,想起來就想把他給碎尸萬段。

    龍騰空——把這一個龍騰空剁碎了喂狗,他都不解心頭之恨。

     ,大酒杯一踫,兩個人咕咚咚喝下去。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

    酒水咕咚咚喝下去,酒在胃里,愁在心中,兩者之間始終隔著一段距離,苦澀的酒水淹沒不了心中的愁苦。

    “趙大師,哼哼,我們敗了,一敗涂地啊。自從龍騰空這小子出手,我們鄭家可是損失慘重。我的老三被他廢了,哼哼,一輩子不能夠再練武,成為一個廢人;千丈峰前被這小子訛詐走五十萬神州幣;今天我們設計這樣好的計策,差一點就成功了,誰能夠想到還是功虧一簣。”

    “來,趙大師我們喝,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趙大師雖然說是一個酒色之徒,但是,來到鄭家,鄭家對他還真沒有說的。

    想要美女,好,一下子給他找來了十五個,不行了就去紅樓,想找誰就找誰。

    一方面是因為自己給他們煉藥,掙來了大把大把的神州幣,另一方面就是鄭家對自己真的很好。

    幾碗酒下肚,趙大師也是燻燻然,他拍著胸脯說︰“家主,人是三節草,三窮三富活到老。誰還沒有一個山高水長,馬高蹬短。有坎兒算什麼,過去了就是一馬平川。”

    “我老趙沒有別的本事,上陣殺敵,施展陰謀,我不會,但是,說起來煉藥,哼哼,就算是城主府的那一位一品藥師,我也不在乎。我告訴你,家主,我有手段煉制出來二品藥物。哼哼,龍家那小子就算是再能耐,他能煉制出來二品藥材?”

    鄭化本來醉意朦朧,听到這話忽然間睜開了自己的眼楮︰“你真的可以煉制二品藥物。”

    趙大師笑著說,“這是一種秘法,我只可以使用一次。”

    “你不騙我?真的不是消遣我?”鄭化悠悠問道。

    趙大師哈哈大笑︰“家主,我好色不假,我再女人身上耗盡了我的天賦,這一輩子也難以有多大進展。但是,我說話從來不打誑語。”

    鄭化哈哈大笑︰“好,只要你到時候能夠煉制出來二品丹藥,你就是我鄭化的恩人。”

    “來,喝。”

    夜闌更深,龍騰空吐氣收胸,修煉完成了。

    今天看到龍家子弟練武十分刻苦,他也是非常高興。

    又給自己爺爺一套功法、身法、拳法、掌法、劍法,讓爺爺妥善保管。

    龍天看到這些功法吃驚的睜大了自己的眼楮。

    地階上品功法,地階身法,地階……

    全部都是地階的寶貝。

    他知道就算是自己脫離開來的大夏帝國四大家族的龍家,也沒有這麼完善的功法。

    這東西可是寶貝,也是惹禍的根源,消息一旦傳出去,會引來無窮的災難。

    他問龍騰空這東西哪里來的,龍騰空笑呵呵沒有說。

    無法說麼,難道說自己是三重天的祖仙,自身有無窮的功法記憶。

    也沒有人相信啊。

    來到屋子中,看到自己屋子收拾的一塵不染,小鶴乖巧的端過來洗腳水,要給自己洗腳。

    ||
我們是簡體版與繁體版相結合的全本書屋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