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8章 大賽開始

小說︰霸天祖龍決 作者︰歲月如水流
    蹬蹬蹬,龍騰空向後倒退了三步。每一步都是六尺距離。

    小鶴美目不相信的看著這一切。

    不可能,自己是五星武師,主子只是一星武士,相差著十三個小階,一個大階。怎麼可能只是被自己震退。

    難道說,主子現在也是五千多斤的力量不成?

    自從修煉御風舞天決,自己的力量一再增長,現在恐怕有六千斤了。

    一般般的一星武士只有一千二百斤的力量,在六千斤的打擊下,搞不好就要身死道消。

    現在主子只是被自己打退了三步,到底出現什麼驚天怪事。

    龍騰空滿意的點點頭,龍族血脈、天地神龍決真的是逆天東西,現在自己肉身力量就有兩千斤,最主要是肉身強悍的不像話,加上三千斤元氣力量,才有這逆天效果。

    大賽上,那些想要自己好看的對手就等著吞食苦果吧。

    “大賽,讓人期待啊。”

    龍騰空信心百倍。

    五月初五,終于來了。

    黃池城所有人齊聚黑山邊上。

    今天黑山這處神秘山谷就要開啟。這處山谷,被發現不過五年左右,作為檢測黃池城少年修為基地,更是近兩年的事情。

    山谷開啟,山谷口有一個寒冰大陣。

    只有在寒冰大陣中待到兩個時辰的人,才能夠進入到山谷中。

    這一處山谷有一個特點,就是十八歲以上的人,絕對進不去。無論多高的修為都會被山谷禁制絞殺。

    山谷外面,有一處高台,高台寬闊,可以容納幾十萬人。

    馬蹄聲聲,煙塵滾滾。

    一隊隊人馬,從各個道路上匯聚到這里。

    鄭家、祖家、馮家、天星會、茂源會、李家……

    這一次大會,是黃池城的盛會,一方面是一次比賽,另一方面是到山谷中尋找自己的奇遇,獲得自己的資源。

    一個時辰,將近五萬人,來到了台上。

    每個家族都有自己的區域,城主府在最南邊,有二十五個名額;四大家族各有十二個名額;二流家族、商會各有八個名額;小家族四個名額。

    就這樣也匯聚了三百多人參加比賽。

    進入到山谷中的人數是有規定的,經過這麼多年發現,進入到山谷中的人數不能超過一百人。超過一百人里面就發生變化,更加危險。

    除了龍家,都到齊了。

    “龍家怎麼還沒有來人啊。”

    “來人,龍家這一次不會參加了?”

    “那是,前來送死麼,你不看看,鄭家祖家還有城主府參加的青天宗的五個人,一個個都要制龍家于死地。讓你你來麼?”

    “你說的也是,如果是我,我也不參加了。”

    “參加這樣的試煉,本來就凶險,又加上有這樣強悍的敵人,白白送死不成。”

    鄭家祖家的人臉上陰沉。

    經過這麼多天的準備,他們幾乎上傾家蕩產,才準備好一舉滅殺所有前來參加黃池大賽的龍家少年,他們不參加了,這不是他娘的玩人麼。

    難道說龍家都是沒膽子的孬種不成。

    高文昌臉色冰冷,只要龍騰空來,無論如何都要把他斬殺在神秘山谷中。

    三巴掌的恥辱,只有鮮血才能夠平復。如果不然,氣息不順,意念不通達,這一輩子就算是完了。

    他們六人這時候來到黃池城絕非偶然,是因為青天宗高層听說了這件事,才把他們六個派過來,讓他們探查一下山谷的秘密。

    原本以為,這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黃池城這一小小城池能夠有什麼了不起的地方。

    更何況陪伴著西門曉霞這位角色美女,怎麼說都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情。

    樂極生悲,高文昌被龍騰空扇了三個耳光,打得像是一個完整豬頭。這不僅僅是高文昌自己的恥辱,還是他們青天宗的恥辱。

    雖然說,是給西門曉霞送禮,但是,青天宗受辱,那就需要鮮血彌補。

    所以說,除了西門曉霞意外,這五個弟子都已經說好,不管怎麼樣都不能讓龍騰空活著出來這一山谷。

    龍家不參加了,這他娘的是什麼事。

    馬匹如飛,噠噠有聲。

    十匹馬,向著這一處山歌而來。

    龍家,龍騰空和家主還有三位長老等人來了。

    “嗯,龍家來的人怎麼這麼少啊。”

    “就是,你看看他們的年輕一輩,只有龍騰空一個人。”

    “他們不是有十二個名額麼?”

    “哼哼,龍家不傻,來十二個人,死十二個人。他們年青一代就算是被葬送了。”

    “那,龍騰空來干什麼?難道說他們只參加一個人,被別人群毆麼?”

    “這就不是我們知道的了。”

    果然只有龍騰空一個人站到龍家所在的位子。

    高文昌桀桀一笑︰“龍騰空,你終于來了。”

    這話是咬著牙說出來的,帶著一股子銘心刻骨的仇恨。青天宗的天才,被小城的人打了。就像是王子被乞丐扇了幾個耳光,想一想就知道心中怒火怎麼樣熊熊燃燒。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龍騰空沒有說話,殺人不是靠嘴巴,要靠實力,在這里打嘴官司,沒有任何意義。

    鄭家、祖家少年眼光不善,都想著龍騰空射過來,眼楮中都是殺機。

    龍騰空心中冷冷一笑,當年什麼樣的場面沒有見過,自己隕落就是三重天七大宗門一起出手三萬五千多人,圍攻自己。自己也不害怕,一路輾轉,殺死了他們兩萬七千多,最後通天血爆,恐怕能夠給他們再次致命一擊。

    能夠不受波及的不到兩千人。

    一萬五千年在血泊中走出來的龍騰空會害怕眼前這一點點小小陣仗。

    城主講罷話。

    黑山上面一道道光芒閃爍,一會功夫,高台西邊轟隆隆如同悶雷一樣響起來。

    所有人炙熱目光看向這一處神秘山谷,一年一度的山谷終于要出現了。

    嗡,一道氣流奔騰洶涌,狂風刮起來拳頭大小的石頭,向著四面八方飛過去。

    千軍萬馬,踐踏山河;狂風暴雨,颯然而至。

    這一股子驚天氣勢,讓人震驚不已。

    一座白皚皚的山谷呈現在眾人面前。

    不過高台二十丈後,有一個洞穴,通過洞穴才能夠進入到山谷中。

    高台到洞穴之間的二十丈,就是寒冰大陣。只有在寒冰大陣中安全過了兩個時辰,才能夠進入到山谷中。

    隨著城主一聲令下。

    三百多位少年,陸續跳到寒冰陣中間。

    從高台上跳下來的一剎那,龍騰空就感覺到,天地突然間變了。

    從五月初五的炎熱夏天,一瞬間到了冰天雪地的寒冷冬天。

    剛才還是炎熱現在卻是冰寒刺骨。

    寒風凜冽,吹過來嗚咽有聲,皚皚白雪,深可埋沒膝蓋。氣溫一剎那下降到零下三十度左右。很多武士都在身上面用元氣包裹。

    天空陰沉沉的,一團團黃雲浮在上空。

    淒厲北風,像是鬼叫一樣。大片大片的雪花,有巴掌大,紛紛揚揚如同是蝴蝶妖獸,從蒼穹中飄落下來。

    隨著這些雪花飄落,寒冰陣中的溫度在逐漸降低。

    進入到寒冰陣中的這些人雖然說有元氣護體,但是,越來越低的寒冷,越過了元氣,進入到他們身體中。

    龍騰空盤膝打坐,運轉萬元鍛體決,大陣之中的寒冰元氣,從四面八方向著龍騰空的身體而來。不過沒有人能夠感受到這種元氣的滾動。

    鄭晶在遠處冷笑的看著龍騰空,現在不能夠出手,但是,只要是進入到山谷中,他就會不顧一切的把龍騰空斬殺在自己的手下。

    不死不休,龍家和他們鄭家已經是不死不休。

    不殺了龍騰空,他們龍家都有傾覆的危險。

    高文昌精神一刻沒有離開龍騰空,只要這小子進入到山谷,哼哼,就是他死亡的時候。千江水淘不盡自己心中的憤恨。

    青天宗的尊嚴不容褻瀆。

    馮瑞生笑眯眯坐在龍騰空不遠處的地方,現在馮瑞生也是四星武士。百轉火靈體質,果然是進步飛快,龍騰空說過,自己打敗轉火靈體質之所以這麼快,是因為這些年的壓制。一旦過了五星武士,就回到應該有的水平。

    應該有的水平也比一般人快的多。

    這一切都是龍騰空給予的,如果這些人要和龍騰空過不去,那就是和自己過不去。

    就算是死,也要報答龍大師的恩情。過去千刀萬剮,油鍋冰凍的滋味,真的是讓人無法忍受。

    “龍兄,一會鄭家祖家還有高文昌,膽敢出手,我們馮家絕對不會袖手旁觀。”

    馮瑞生傳音說道。

    龍騰空的話在他的腦海中響起來︰“馮兄,今天之戰危險萬分,你們馮家不要插手此事。我有辦法對付他們。”

    馮瑞生大急︰“龍大師,你這是信不過我,君以國士待我,我以國士報之。更何況是救命之恩,改造之情,天高地厚,我馮某人可以以死報之。”

    龍騰空笑呵呵的聲音傳過去︰“今天我真的自有打算。要不然我們龍家不會一個人不來。不要做無所謂的犧牲。真想報答我,就留下來性命,將來和我一起沖擊更高的修為。今天不是時候。馮兄不要再管今天的事情。”

    他們這邊商議,一個個承受不了寒冰陣的人,被寒冰陣自動送到了大陣外面。

    ||
我們是簡體版與繁體版相結合的全本書屋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