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8章 死有余辜

小說︰霸天祖龍決 作者︰歲月如水流
    高文昌眼神冰冷,一步踏出,地面震動。腳下的石頭 嚓嚓響起來,蛛網一樣的裂紋斷裂開來,向著四周伸展。這一步,腳踏山河,定鼎乾坤,鎮壓叛逆,穩定神州。

    一劍,流星趕月,光芒四射,畫出來一道虹霓,掛著呼嘯風聲,劈開空氣,氣浪濤濤。追魂奪魄,狠辣異常。

    高文昌臉色都變得猙獰起來,是可忍孰不可忍。

    大庭廣眾下,扇自己三個耳光,作為青天宗的外門弟子,這就是不可忍受的屈辱。如果不是今天就是黃池大賽,如果不是今天就可以秘密斬殺他,如果不是自己兄弟勸說。早就殺到龍家滅了他們家族。

    只有鮮血才能解開自己心中的仇恨。

    今天一對三掌,居然又害死了自己的師兄。

    雖然說不知道這小子使用什麼法子害死師兄的,絕對不是他的真正實力。二星武士,就算在青天宗,也不過兩千斤力量。怎麼可能讓二星武師全身骨頭碎裂,內髒全毀,死于非命。

    青天宗五大宗門之首,就算是遇到其他四大宗門弟子可敢殺死青天宗的人。這小子狗膽包天,害死青天宗的人。

    “兔崽子,你給我死。你們全家都要陪葬。”

    高文昌要一劍把龍騰空劈斬在劍下。劍氣繚繞,一丈來長,如同是劃過天空的彗星,拖著長長尾巴。六千斤的力量強悍無比。

    另外的三個人嘴角帶著一絲絲微笑,這是對龍騰空的嘲笑。在他們眼楮中,龍騰空已經是一個死人。

    高文昌烈風斬使用的爐火純青,風刀霜劍,如何躲避。就這一劍就能夠把龍騰空轟碎成齏粉。

    龍騰空腳步晃動,如同是蛇形山路,龍游碧空,躲過了這一劍。巨闕寶劍以上弒下,直接壓下來。

    高文昌面色冷酷,眼楮中都是不屑,手中寶劍劍芒閃爍,迎著龍騰空的寶劍而來。

    這一劍要震飛龍騰空的寶劍,砍下來龍騰空的頭顱。這麼近的距離,高文昌知道,他一定躲不開。

    當——

    一聲響亮,響亮如雷,在山洞中炸開了。隆隆回音,綿延而去。 嚓嚓,響起來,當朗朗一把寶劍碎裂成無數塊,掉在地上。

    噶查查的聲音響起來,高文昌的胳膊碎成齏粉。他的內髒破碎,嘴里噴吐出來大口鮮血。一道劍光從他飛出來的身體上劃過。撲通撲通,兩半的身體摔在地上。

    “啊,”另外三個人都被驚呆了。

    他們心中以為的完勝,就這樣干淨利索的失敗了。一個回合都沒有過去,高文昌二星武師巔峰,被龍騰空斜肩鏟背劈成了兩半。

    身子扭動,變形的臉上顯出來無盡仇恨︰“你你你,你不是二星武士——”

    死了,青天宗又一個天才就這樣死了。

    三個再蠢也明白了,龍騰空絕對是隱藏了實力。剛才那一擊絕對有八千斤的力量。不然高文昌的寶劍不會碎成這個樣子。

    “該死,這小子絕對該死。”

    “三才絕殺陣。”

    踏太極,走兩儀,過三才,入四象,轉五行,戰**。手中的劍光繚繞,三才絕殺陣把龍騰空圍在當中。

    “殺,三才人皇劍。”人中皇帝,長劍倚天,一劍斬殺,鋤妖邪,殺邪惡,斬暴徒,滅佞臣;穩定社稷,匡扶乾坤。這一劍似乎都帶著滾滾如潮的天下大事,帶著萬千百姓的心聲,帶著皇帝的無上威嚴,要懲除邪惡惡,掃蕩妖氛。還天下平靜,社稷安定,人民安康。

    龍騰空感覺到自己好像是變成了一個反抗時代潮流,不知道進退,妄圖破壞大同世界的邪惡小人。要被這正義之劍,皇權之劍斬殺。

    一聲大吼︰“禍國殃民偽君子,真龍出現定乾坤。”轟,一步踏出,大地顫抖,山洞搖晃。真龍之氣從他身上面發散出來,一劍如同是太陽一樣,旭日東升,撒播光芒,還整個世界以光明,還人民以心願。

    真龍天子,出巡天下,普天之下,莫非皇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轟,兩個寶劍相撞在一起,兩條氣浪相交在一起,引發了隆隆音爆。就像是時代踫撞,皇權更迭的凶險。

    龍騰空蹬蹬倒退出來三步,每一步地上都是一個深深的腳印,密密麻麻的裂紋顯示出來。

    他心中驚詫,沒有想到三才陣居然可以把三個人的力量合在一起,雖然說不能夠完全合並,最起碼這一擊的力量達到了一萬四千斤。

    這是他身體強悍,力量強大,退了三步,穩住心神,胸口氣血起伏,沒有受傷。一般般的九星武師都要在這一劍之下飲恨當場。

    三個人真的震驚了,他們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楮。他們現在才明白剛才自己師兄為什麼會全身骨頭碎裂,內髒無一完整。不是人家使用陰毒手段,而是人家的實力所致。

    他們也明白了高文昌為什麼會被人家一劍滅殺,因為他輕敵了。廝殺,輕敵就是一條死路。他明白了在大門口為什麼這小子要示弱,那是想把他們兄弟一網打盡。想到這里,他們心頭都在顫抖。

    黃池城小小家族中的少年居然這樣狠毒的虎狼心思。兄弟們已經死了兩個,這小子一定要殺死在這里。

    “殺,地之劍。”

    一道土黃色的劍氣涌起,蒼茫大地,厚德載物,生育萬物,接受萬物。如同是一座大山撲面壓過來,如同是一個大陸的氣運力量加持在其中。

    好猛烈的一劍,好強大的一劍,好神奇的一劍。

    龍騰空都感覺到這一個大陸都在排斥自己一樣,就像是被大地剝奪了吸收此處大地元氣的權利。他不得不對青天宗的天才們打起來十二分的小心。

    低等位面如何?低等位面也有叱 風雲的天才,也有無窮無盡的高手。更何況神州大陸處處神奇,盤王開天;女神創世,煉石補天,拯救萬民;大能射日;共工怒撞不周山……都是這一個神奇大陸上面的人物。

    神州大陸雖然說不及天宇蒼穹,上面仙氣濃郁,能量豐富,不過從這里出來的大人物,就算是他的前生也要抬頭仰望。

    更何況現在的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二星武士,如此低的修為,怎麼能不小心謹慎。

    “龍化,我為神龍。”

     嚓嚓,他身上面的衣服一剎那之間就變得支離破碎。頭顱變作了青色頭顱,身上面是青色鱗甲,四肢都是龍爪,身後還有一條龍尾來回搖擺。整一個真正的青龍,幼年青龍。

    “劍斷江河。”手臂揮舞,氣浪滾滾,氣爆聲聲,這一劍二尺長的劍氣凝結成實質一樣。帶著上古神氏的開天氣勢,一劍要斬開大山,斬斷河流,陸沉大地,破滅萬古。

    神龍一怒天地動,萬古蒼穹墜星辰。神龍的雄霸之氣,在這一劍中彰顯無遺。

    當——

    一聲響亮,龍騰空蹬蹬蹬倒退了四步。地上畫出兩道一丈多長的深深溝壑,碎石像是蝴蝶一樣紛飛。當,龍騰空寶劍著地,這才擋住了這無堅不摧的厲害一劍。

    青天宗的天才們,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氣,地之劍居然沒有傷到這一個小子。

    “龍化,這小子有神龍血脈。”

    “神龍血脈,我靠,怪不得這麼厲害,不過這小子的神龍血脈沒有完全覺醒啊。”

    “是,還沒有完全覺醒。”

    “真是天助我也,如果能夠取下來他的神龍血脈,凝入到我們體內,我們就可以成就武王或者是武聖啊。”

    “天助我也,原本有人計算,我們這一次前來,天大奇遇和天大禍患參半,我還不相信,這就是天大的奇遇啊。”

    “殺,這小子一定要死,殺了他,我們就可以改變血脈,成就無上武王,掌管十八國,甚至成就武聖,傲笑神州大陸啊。”

    “殺,驚天奇遇,讓我們兄弟遇到了,天與不取,反受其咎。”

    “就是,這就是我們崛起的最好時機。”

    “哈哈哈,給我殺。”

    三個人的萬丈豪情,被龍騰空的神龍血脈激發出來了。

    神龍,自從遠古的人皇踏著神龍升天以後,神州大陸就沒有听說過哪里還有純粹的神龍血脈。螭龍、蛟龍、蛇龍等等,龍族留下來的後代,或許可以看到,但是真正的龍族血脈,絕對是絕無僅有。

    龍族生性不好,留下來說不盡的後代,但是這後代薄弱的血脈,不足以完全改變一個人的血脈。就這樣還是高手捕捉的對象。多少高手死在了捕捉龍族後裔的大戰中。今天居然遇到了真正的龍族血脈,這就是天大的運氣。

    “天之劍。”

    一道劍光閃爍,天上面好像是有了感應一樣,電光霍霍,雷霆滾滾。天有多高,天上到底有什麼,是誰主宰了天地命運,是誰讓世界變得這樣神奇。

    是天。

    這一劍虛無縹緲神奇莫測,鬼神驚詫,威力無邊。斬殺鬼神,所向披靡。

    龍騰空心中也是大怒,他的冰冷感知已經感覺到這些人心中的打算,心中冷笑︰“不知道死活的東西,今天就是你們的死期。”

    “寒冰斬。”龍騰空一聲斷喝,“你們都要死。”

    ||
我們是簡體版與繁體版相結合的全本書屋官方網站